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账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42|回复: 2

[银发风采] 郑敦松:侠肝义胆 仁医陈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16: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说起来,我与陈谦也有六十多年的交情了。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我家与陈家同住顺昌大干镇一个四合院。孩子们都在一块儿玩。有一次跟陈谦出去爬树掏鸟窝,我的衣服撕了个口子。衣服破了,回家得挨打。陈谦留了心,一听见我家动静,马上跑过来拉开我,对我爸说:“是我带他去的,要打,打我吧!”

  是这样少年到老的“侠肝义胆”,让我忍不住提笔为他写一篇《传家》。

  闽北古镇传家风

  陈谦原名陈惠缵。其远祖从河南入闽,陈公秀二一支,落脚于闽北古镇顺昌县元坑镇的东郊村,至今600余年。

  东郊村陈族现有建于清康熙年间的一座宏大的祖宅,四大进,八天井,大小房间489间,门楼梁架雕饰精美,穿斗月梁造形多样,椽板上铺设望砖,布局风格简洁明朗。这个庞大的建筑群,还包括祖祠“陈氏东兴堂”、“广记堂”及周边的“文昌阁”、“文昌桥”、“关帝庙”等古建筑,颇为可观。

  东郊陈氏宗族十分重视家风的培植传承,以“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为家训,重教孝亲为本,制定了五条宗法。其中有三条“功名橘饼”、“书田轮收”、“祭肉领取”,都是鼓励宗族子弟励志读书上进的。故小小山村,从古至今,出过不少文士官员。

  开酒坊卖药酒的祖父

  陈谦祖父陈公仁榜生于清道光年间。十八岁那年,陈仁榜录为监生,本应立志功名,却阴错阳差,去学了酿酒术。再后来便在素有“小福州”之称的顺昌洋口镇上,开了酿酒作坊。不久,陈仁榜发现,行业竞争激烈,而民间酗酒成风,民气不正。遂决定专事制作药酒。

  陈仁榜潜心攻读医书,收集大量民间方剂,用自家酿造的白酒,泡制了近百种药酒。自制药酒生意兴隆,被当地人称作“药酒王”。陈仁榜还研制中药膏、丸、散、丹,内服外用,治疗各种内伤外肿、痈疽疔疖等。继而延医坐堂开诊,这是陈家中医立业之始。

  陈仁榜乐善好施。逢年过节,凡穷家来买药酒,一律半价,并赠送一罐“十全大补酒”。此外常以钱粮周济鳏寡孤独。陈谦小时候到周边百里内玩,人们一听说他是卖药酒老板的孙子,都竖起大拇指夸其祖父“大善人”。

  四十九岁那年春上,陈仁榜出外理账,路过一山寨时被土匪掳走,家人付了高额赎金,才被放回。饱受惊吓的陈仁榜到家后一病不起,年底便抱恨身亡。临终时,他把六子二女,交给了妻子。

  陈谦祖母三寸金莲,在家破人亡之后,用一手绣花绝活维持生计,同时靠大儿、二儿帮衬,拉扯大几个年幼的孩子。老祖母终身守寡,去世后,以陈谦大伯父官居五品,得授“五品诰命”封赠。

  行医济世的父辈不惧“虎威”

  陈谦的大伯父陈昭钧,生于同治十三年(1874)。进士出身,历任延平县丞、代知府及尤溪知县。后因不满官场腐败陋习,辞官归乡。

  陈谦祖父生前,再三嘱咐诸儿要“孝亲乐善”,行医当遵“用之以卫生,推之以济世”,还抱病手书“医乃仁术,重义轻利”条幅,悬于陈宅厅堂上。陈昭钧因此扶助诸弟行医济民。后来陈谦的二伯父、三伯父与陈谦的父亲三兄弟,各立门户,在顺昌多个乡镇,分别开了“仁寿堂”、“德寿堂”和“寿德康”三家药铺,在当地皆有好口碑。“仁寿堂”至今已是百年老店,还由陈家后人开着。

  陈谦的父亲名昭锡,生于光绪十八年(1892)。陈昭锡是“尾得仔”,生下百日即失去父亲,靠母亲与兄长合力养大成人。他幼秉家学,又入教会学校里攻读西医,博采中西医之长。

  1948年年关,陈父带着年仅11岁的陈谦,到九龙山一偏僻村庄为患病山民看病,还应邀为村民写春联。这一写,不觉天黑下来了。那时九龙山正闹虎患,老虎昼伏夜出,人人谈虎色变。村民请陈父住一晚次日再回。陈父却执意要走,说镇上还有病人等着,耽误不得。父子俩草草吃过晚饭便起身,村民只得准备了火把和一面铜锣。

  行至半途,一阵风闪出条斑斓大虎,拦在路中。虎视眈眈,与陈谦父子对望。陈父回过神来,即让陈谦敲响铜锣,他自己高举火把不停摇晃。人虎对峙了好一会,老虎撤退,让陈谦父子安然过山。

  第二年解放军入城,陈昭钧第一个领头,带领家人及乡民到入镇路口,举标语,喊口号、放鞭炮欢迎大军。“抗美援朝”时,陈昭钧毅然送二儿子(陈谦的二哥)加入志愿军。

  陈谦的外公也是当地名中医,外婆是旧时代的接生婆。陈谦的母亲学的是新式接生术,嫁到陈家后,那些年小镇上出生的孩子,近一半是她接生的。陈昭钧夫妻治病施药,常免收穷人的钱。

  德者寿。陈谦的父母都活过九旬,无疾而终。

  毕生贡献山区医疗事业

  陈谦1937年出生。上有两兄三姐,是陈家最小的孩子。他自小聪明能干,打柴、种菜、浇园样样都是好帮手。13岁那年,他曾跳入深水鱼塘,救了一个6岁的落水儿童,回家也没提起。三天后,区政府与被救孩子的家长找上陈家,送来大红纸表扬信。

  14岁,陈谦被当地政府选调到南平专区医院检验科工作。三年后,再被保送到福州“省医专”深造。

  21岁医专毕业的陈谦,本可留校在福州工作。但他却三次申请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组织安排他去了当时最贫困的周宁县。

  1958年,陈谦背着行李,徒步120公里到了周宁。报到完毕,立刻被安排去负责筹办县卫生学校,办班培训一批急需的医务人员。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陈谦办起了首届两年制速成医士、护士班,培养了54名学员。这些学员分配到县各主要医务部门,后来都成为部门骨干。陈谦可说是周宁县现代医疗事业的开创者之一。

  1967年,周宁礼门公社发生流行性脑脊髓膜炎,疫情漫延很快,陈峭村几天内连接死亡4人。陈谦闻讯,带领医疗队连夜出发,走了几十公里夜路,赶到疫区时就听到哭声。一问,说是刚刚又夺走了一条小生命。陈谦也不担心传染,叫人立刻带他到死者家察看。在停尸的猪圈旁破屋里,陈谦揭开包裹在小孩身上的草席,摸到小孩的心窝处,发现还有微温和微弱的心跳。他立即将孩子抱回屋内,一面叫病孩家人生火盆,提高室内温度,捂热小孩身子,一面急注强心针及呼吸兴奋剂,进行口对口的人工呼吸。经半个多小时抢救,孩子活过来了。村人闻讯赶来,围满一屋,无不称奇。

  一周后,孩子能开口说话,却发现双眼无视觉。经陈谦精心治疗,孩子的视力于一周后恢复正常。孩子的爷爷跪地拜谢,请陈谦为孩子改名,叫“黄福生”。

  黄福生长大后做了一名村医。上世纪八十年代,黄福生改行到上海经商,赚到了钱,便回乡修桥铺路行善。几十年来,逢年过节,黄福生都不忘问候陈医生。

  陈谦学的是西医,但山区交通困难,资金欠缺,西药药少价贵,老百姓用不上也用不起。陈谦长期坚守在周宁的小医院,虽然小医院的设备条件不如大城市,但陈谦对病人总是随叫随到,不厌其烦地解答病人的疑虑、问题,多说鼓励安抚的话。这种心理疗法,对当地病人是起了很大作用的。陈谦又深知病家的困难,自己深入民间搜集中草药偏方、验方、单方,平日尽量多用中草药或成本低的老西药,替病人省钱。同样的病,在陈谦手上,往往只花很少的钱就可治好。

  陈谦扎根周宁60年,先后有十一次上调市、省单位工作机会,但他都婉言谢绝。数十年来,他获得全国、省市、县诸多荣誉称号。在荣誉面前,为警醒自己,他改名陈谦,提醒自己戒骄戒躁。

  退休20年的陈谦,至今仍在社区开展义诊和电话咨询,特别热心对癌症后期病人开展心理疏导,延长病人的生存期。

  陈谦的“夫德”

  60年前,陈谦到周宁办医护培训班。临毕业时的一个中午,一位女学员突然羞怯怯出现在他房间门口,先问“有没有要洗的衣服?”然后便进屋,将陈谦换下未来得及洗的脏衣收走。晚上,又将洗好晒干的衣服叠好,搁在他的床头。

  女学员的清秀模样,深深印在了陈谦的脑海。她叫谢瑞玉,时年17岁,是当地泗桥乡赤岩村人。“洗衣事件”后,两人开始交往。1962年元旦,他们喜结良缘,组成美满和睦的家庭,养育了三个儿子。

  1983年夏季,陈谦调到低海拔的咸村卫生院工作三年。妻子也随调咸村。那里的夏季炎热难耐,陈妻一有空就去溪中泡冷水降暑。不料,三年后的1986年夏末,原本年轻健壮、连感冒都很少的陈妻,爆发了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究其病因,源于病人身体吸入了溪水中所含的大量重金属离子,加上父辈遗传所致。陈谦全力医治,但病情仍无法控制。在当时交通条件很差的情况下,陈谦背着病妻,辗转于福州、上海、南昌、成都等地求医问药。三年后,妻子还是全身瘫痪。陈谦日夜守护病榻,尽心护理。很长一段时间,陈妻连嘴都不能张开,万不得已,陈谦只好与牙医商量,拔掉两颗门牙,留出一道牙缝,用吃冰淇淋的小勺,一点一点给妻子喂流质食品。喂一次要花一个小时,一天五次。上世纪90年代,陈妻经特批住进金鸡山疗养院时,我曾几次探病,见陈谦对妻子无微不至的照料,不禁泪目。周宁当地人提起陈谦7年照料病瘫的妻子,至今盛称赞他的“夫德”。

  1996年秋,第8号台风正面袭击周宁县。参加完县常委扩大会的陈谦惦记妻子,忙忙赶回,发现妻子卧房门窗被打坏。那一夜风雨,致使陈妻得了重感,引发肺炎并发心衰、肺衰、肾衰。陈妻离开人世时,说,自己嫁了个好丈夫,下辈子要再嫁给他。

  陈谦的三个儿子,小时多由陈谦岳母帮带。兄弟仨受父母的言传身教,也濡染了外婆家的质朴善良,从小都特别乖。三兄弟先后分别考进了师大、福大与厦大,虽未继承陈谦的医道术业,却也学有专长,业有精进。1970年出生的老三,还继承了祖父的书法天分,目前已是西泠印社成员及厦大艺术学院博导,还获得“2017年厦门市十佳拔尖人才”称号。陈谦的孙辈,也都品学兼优。

  写作此文的5月7日,正值海都主办的“2017感动福建十大人物”全民票选。我接到陈谦电话。正告我说,成为“感动福建”候选人这几天,他连续接到几个骗子的电话,扬言要给他拉票,保证票数达多少,完成后付多少费用,现在先付多少等等。陈谦非常生气,怒斥了骗子。他已立即打电话给有关部门和亲友,让大家不要为他“拉票”,说他年事已高,无意争名,只希望让年轻人入选。

  “良医处世,不矜名,不计利,此为立德。”愿陈谦的好家风代代传延,永续不断。

  
+1
344°C
2
  • 周宁县老龄办
  • 花生的故事
过: 他们
发表于 2018-9-7 15: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点赞,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7 17:0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GMT+8, 2018-11-15 04:19 , Processed in 0.687426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03-2018 浪淘沙 版权所有

常年法律顾问:福建闽星律师事务所 陆林 主任律师
本站为民间公益性网站,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浪淘沙(LtsBBS.com)的立场无关! 免责声明
主办:周宁浪淘沙志愿者    协办:怡然农业(周宁)、周宁县旅游局、浪淘沙志愿者协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