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账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1|回复: 0

[诗画美文] 郑传森:鲁迅的牺牲精神——鲁迅杂文学习札记之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6 16: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一)

  鲁迅的第三个特点,是他的牺牲精神。他一点也不畏敌惧人对他的威胁,利诱与残害,他一点也不避锋芒地把钢刀一样的笔剌向他所憎恨的一切。他往往是站在战士的血泪中坚韧地反抗着,呼啸着前进,鲁迅是一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他丝毫不妥协,他具备了坚决心,他在一篇文章里,主张打落水狗。他说,如果不打落水狗,他一定跳起来,不仅要咬你,而且最低限度要溅你一身污泥。所以他主张打到底,他一点也没有假慈悲的伪君子的色彩,现在日本帝国主义这条疯狗,还没有被我们打下水,我们要一直打到他不能翻身退出中国国境为止。我们要学习鲁迅的这种精神,运用到全中国去。(1)综合了上述的这几个条件,形成了一种伟大的“鲁迅精神”。鲁迅的一生就完全贯穿了这种精神,所以他在艺术为了一个了不起的作家,在革命队伍中是一个很优秀,很老练的先锋分子。我们纪念鲁迅,就要学习鲁迅的精神。把他带到全国各地的统战队伍中去使用,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斗争。“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代!(2)他还说:“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作,敢当。倘使并正视而不敢,此外还能成什么气候。”(3)他更说:“我自己,是什么也不怕,生命是我自己的东西,所以我不妨大步地走去,向着我以为可以走去的路;即使前面是深渊,荆棘,峡谷,火坑,都由我自己负责”(4)“我其实是知识阶级分子中最末的一个,而又是最顽强的。我没有照者同阶层的人们的意志去做,反而时常向他们挑战,所以旧的知识分子如此恨我。”(5)

  对于旧社会,鲁迅是毫不妥协的,他说:“又因为从旧营垒中来,情形看得较为分明,反戈一击,易制敌于死命。”(6)处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鲁迅从一开始走上文坛,旧用他那只如匕首、投枪的笔,向帝国主义和封建社会展开了英勇不屈的斗争。从他的第一篇小说〈《狂人日记》开始,他就猛烈地抨击封建家族制度和封建礼教的所谓文明,尖锐地揭露了中国几千年来,那挂着“仁义道德”招牌的血淋淋的“吃人”的关系。“但我总还想对于根深蒂固的所谓旧文明,施行袭击,令其动摇,冀于将来有万一之希望”(7)一九二七年以后,面对着国民党***派的血腥统治和在文化战线上的反革命“围剿”,鲁迅更是以其那支又泼辣、又幽默、又有力铁笔,以横扫千军的气势,进行了无情地揭露和批判,在当时,没有一个***文人能够逃脱得了一败涂地的命运。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八日,这时,鲁迅的身体状况已经极差,但他丝毫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健康,他在一封信中说:“••••••其实,写这信的虽是他一个(指徐懋庸),却代表着某一群,试一细读,看那口气,即可了然。因此我以为更有公开答复之必要。倘只我们彼此工个人间事,无关大局,则何必在刊物上喋喋哉。先生虑此事,徒费精力,实不尽然,投一光辉,可使伏在大蠹荫下的群魔嘴脸毕现,试看近日上海小报之类,此种效验,已极昭然,他们到底将在大家的眼前露出本相”。(8)自我解剖是鲁迅杂文思想性中牺牲精神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9)他对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他主张对待自己灵魂里的“毒气和鬼气”要师法“布袋和尚”的办法,“不论好歹,一齐揭开来,大家看看”(10)鲁迅以自我解剖精神认真审查自己的作品,一九三四年十月九日,他在致萧军的信中说“我的那一本《野草》,技术并不算坏,但心情太颓唐了,因为那是我碰了许多钉子之后写出来的。我希望你脱离这种颓唐心情的影响”(11)但是“我并不含有谦虚,我知道我自己,我解剖自己并不比解剖别人留情面“(12)鲁迅坚持唯物辩证法、坚持一分为二地对待自己,他的学习和翻译马克思主义著作,一方面为了“于社会有些用处”,而更重要的是为了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我从别国里窃得火来,本意却在煮自己的肉的”(13)虽然他知道:“改造自己,总比禁止别人来得难”(14)因此,他还希望“有一个操马克思主义批评的枪法的人来狙击自己”(15)他在自我解剖中,十分注意自己世界观的改造,“而且我时时说些自己的事情,怎样地在‘碰壁’,怎样地做***,好象全世界的苦恼,萃于一身,在替大众受罪似的:也正是中产的知识分子的坏脾气。只是原先是憎恶这熟悉的本阶级,毫不可惜它的溃灭,后来又由于事实的教训,以为唯新兴的无产者才有将来,确实的确的。”(16)

  “我的祖父是做官的,到父亲才穷下来,所以我其实是‘破落户子弟’,不过我很感谢我父亲的穷下来,(他不会赚钱),使我因此明白了许多事情,因为我自己是这样的出身,明白底细,所以别的破落户子弟的装腔作势,和爆发户子弟之自鸣风雅,给我一解剖,他们便弄得一败涂地,我好象一个‘战士’了。使我自己说,我大约也还是一个破落户,不过思想较新,也时常想到别人和将来,因此也比较的不十分自私自利而已。我其实是知识分子中最末的一个,而又是最顽强的。我没有照着同阶层的人们的意志去做,反而时常向他们挑战,所以旧的知识分子如此恨我。”(17)鲁迅敢于明言,他有自知之明,他勇于排除自己身上的“尘土”,涤荡自己思想上的“毒气”,他承认自己“灵魂里有毒气和鬼气,他经常”自己和自己战”。他说,自己的杂文“决不是英雄们的八宝箱,一朝打开,便见光辉灿烂”,而只是在“深夜的街头”摆着的“一个地摊”,“所有的无非几个小钉,几个小碟”。他揭发过自己的“破落户”,的“底细”,解剖过一度苦闷、孤独、彷徨的颓唐心情,并且严肃地批判了自己的“个人主义”、“进化论”以及种种“中产的知识阶级分子的坏脾气”。他对自己的评价是“我时时觉得自己很渺小,但看他们的著作•••••我又觉得我或者并不渺小”,他还两次引用晋朝阮籍的话:“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来评价自己和自己的著作,表示自己不过是时代的产物。

  (二)

  “他往往是站在战士的血泪中坚韧地反抗着,呼啸着前进,鲁迅是一个彻底的现实主义者,他丝毫不妥协,他具备了坚决心,他在一篇文章里,主张打落水狗。他说,如果不打落水狗,他一定跳起来,不仅要咬你,而且最低限度要溅你一身污泥。所以他主张打到底,他一点也没有假慈悲的伪君子的色彩,现在日本帝国主义这条疯狗,还没有被我们打下水,我们要一直打到他不能翻身退出中国国境为止。”(18)我们要学习鲁迅的这种斗争的彻底性是鲁迅斗争精神的重要特征。鲁迅的斗争的彻底性,鲁迅的敌我友、是与非、爱与憎的界限划分的非常清楚。他一贯反对所谓的“第三种人”,他强调对敌人斗争,必须坚决而彻底。这表现在他的痛打落水狗精神上。他主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狗性总不大会改变的,假使一万年之后,或者也许要和现在不同,但我现在要说的是现在。如果以为落水之后,十分可怜,即害人的动物,可怜者正多,便是霍乱病菌,虽然生殖得快,那性格却何等的老实。然而医生是决不会放它过的”(19)“‘犯而不校’是恕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直道。中国最多的却是枉道:不打落水狗,反被狗咬了。但是,这其实是老实人自己讨苦吃“(20)“叭儿狗尤非打落水里,又从而打之不可。不打‘落水狗’是误人子弟的”(21)“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22)毛泽东的心是和鲁迅相通的,这两句诗是毛泽东主席“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战略思想,是毛泽东主席伟大战略思想的艺术结晶。在革命胜利面前,我们必须保持清醒的思想,继续努力,将革命进行到底!鲁迅的“痛打落水狗”的言论,是在一九二五年就提出来的,如此坚定不移的彻底革命思想,在当时是多么可宝贵的空谷足音。

  痛打落水狗鲁迅斗争彻底性的核心,是鲁迅先生彻底革命精神在鲁迅杂文创作中的一个表现。勿容置疑,鲁迅是***最深刻的思想家之一。他对***的国民性与中国社会的极为深刻的认识是无与伦比的;他对***社会的深刻思维的科学学、辨证法、彻底性,迄今为止,无人企及;他对***社会深刻认识的思想内涵的丰富,远未得到挖掘鲁迅杂文的深刻性充分表现在他不仅善于借助概念、判断、推理等逻辑思维形式,抓住敌人的要害,揭露敌人的本质;他还善于把极为生动的叙述和形象的描述,并与逻辑思维形式有机结合,通过对某一群体或个人生动形象的刻画,“论时事不留面子,砭锢弊常取类型”他还说:“盖写类型者,于坏处,恰如病理学上的图,假如是疮疽,则这图便是一切某疮某疽的标本,或和某甲的疮有些相象,或和某乙的疽有点相同。而见者不察,以为所画的只是他某甲的疮,无端侮辱,于是六必欲置你画者的死命了。例如我先前的论叭儿狗,原也泛无实指,都是自觉其叭儿性的人们自来承认的”(23)鲁迅在杂文中创作的类型形象,不同于小说中的典型人物,我们都熟悉痛打“落水狗”是鲁迅先生彻底革命精神的一个重要观点。在《坟》集中《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最为引人入胜,这篇杂文是鲁迅针对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语丝》第五十七期上发表的林语堂的《插论语丝的文体——稳健、骂人及费厄泼赖》一文发表的一篇批判论文。文章中批判的林语堂不是一个孤立的人,而是一批为帝国主义和封建统治阶级“帮闲”和“帮凶”的***御用文人的代表。在《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一文中,“费厄泼赖”的意思是:是一个体育用语,指在体育竞赛中,要光明正大地比赛,不要用不正当的手段。“费厄”,就是对对方要宽容正大;“泼赖”,就是不要过分认真。在这篇文章中,鲁迅娴熟地运用各种艺术手段刻画、揭露了狗的丑态和本质,他先从形象地揭露“落水狗”的本性分析,进而论述“叭儿狗”那“虽然是狗,又很象猫,折中、公允、调和、平正只状可掬,悠悠然摆出别个无不偏激,惟独自己得了‘中庸之道’的脸来。”鲁迅先生从“解题”开始,就摆出反面论点,提出中心论点,接着围绕中心论点,从正面、反面、侧面三个不同角度展开全面论述,最后,对全文进行总结,劝戒那些人“改换些态度和方法”,并号召我们坚持和发扬彻底革命精神。为了进一步揭露“狗”,尤其是“叭儿狗”的本质特征,加深人们对“狗”,尤其是“叭儿狗”本质的认识,鲁迅在以后的多篇杂文中从不同角度都对此作了论述。“每一个破衣服人走过,叭儿狗就叫起来,其实并非都是狗主人的意旨或使嗾。叭儿狗往往比它的主人更厉害”(24)“狗也将人分为两种的,豢养它的主人之类是好人,别的穷人和乞丐在它的眼里就是坏人,不是叫,就是咬。然而这也还不算坏,因为究竟还有一点野性,如果再一变而为叭儿狗,好象不管闲事,而其实在给主人尽职”(25)“殖民地上的洋大人的宠儿,——不,宠犬,其地位虽在主人之下,但总在别的统治者之上的”(26)“军阀是不看杂志的,就靠叭儿狗嗅,候补叭儿狗吠。”(27)“我的杂文,所写的常是一鼻、一嘴、一毛,但合起来,已几乎是或一形象的全体,不加什么原也过得去的了。但画上一条尾巴,却见得更加完全。所以我的要写的后记,除了我是弄笔的人,总要动笔之外,只在要这一本书里所画的形象,更成为完全的一个具象,却不是完全是为了一条尾巴”(28)鲁迅在这些杂文里,反复刻画了叭儿狗同一类型的形象。从而极大地加深了读者对叭儿狗这一形象的认识。

  为了使更有力地增强打狗的力度,鲁迅先生还在文章中运用了大量的讽刺。“这人现在也已‘寿终正寝’了”;“生长在可为中国模范名城里的杨荫榆女士和陈西滢先生,真是洪福齐天”。以及在“论‘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段中,关于让那些官僚和绅士各得其所的几个例子等,多处运用了讽刺,使人们对叭儿狗的认识更加深刻,大大的加强了文章的战斗力。

  鲁迅在黑暗社会中,是一株独立支撑的大树,不是向两旁偏倒的小草,他看清政治方向,就向着一个目标奋勇地斗争下去,决不半途而废。他说:“对于旧社会和旧势力的斗争,必须坚决,持久不断,而且注重实力。旧社会的根底原是非常坚固的,新运动非有更大的力不能动摇它什么。并且旧社会还有它使新势力妥协的好办法,但它自己是决不妥协的。在中国也有过许多新的运动了,却每次都是新的敌不过旧的,那原因大抵是在新的一面没有坚决的广大的目的,要求很小,容易满足”(29)他告诉我们,敌人是属于“某一群”,因此,斗垮了一两个敌人,取得了一两个胜利,决不是最后的胜利,所以“革命无止境,倘使世界上真有什么‘止于至善’这人间世便同时变成了凝固的东西了”。鲁迅所处的时代环境,“黑暗”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但他坚信,“黑暗只能附丽于渐就灭亡的事物”,“世界上事物还可没有因为黑暗而长存的先例”;特别是到了鲁迅的后期,一方面是日益家具的白色恐怖和国民党的反革命文化“围剿”,另一方面是革命队伍内部的变化和分化,;但是,鲁迅并没有丝毫的动摇、妥协与退让,他依然一往无前地坚忍不拔,不屈不挠,棉队各种迫害、中伤、暗杀,他坚定的说:“只要我还活着,我总要拿起笔来对付他们的手枪的”(30)在鲁迅的杂文中始终贯穿着这种彻底革命精神。

  (三)

  “一切发展中的事物都是不完善的”(31)鲁迅对青年、对一切新生事物,总是满腔热情地给予扶持。他把新生事物、新生力量比喻为“佳花的苗”,为了培育这些“佳花的苗”,他愿作梯子、愿作铺路石,他象辛勤的园丁,废寝忘食的浇灌着“佳花的苗”;他在百忙中,在那么艰难的日子里,同一千二百多位青年有书信来往,给他们写的回信就有三千五百多封;在他的关心、支持和直接帮助下,先后组织了莽原文学社、未名文学社、朝花文学社等进步的青年文化团体;他还不辞劳苦到北大、北师大、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等,为进步青年开设讲座、讲习班,举办文化展览;他不顾自己日益恶化的身体状况,经常为青年们看莽原文学社、未名文学社、朝花文学社创办、编辑《莽原》、《语丝》、《奔流》、《译文》等进步文学刊物,为青年创造发表作品平台;他先后创作和翻译了六百多万字的作品,为广大青年朋友提供精神食粮、教育、滋养了青年一代成长。在他的追悼会上全国学生联合会向他敬献了“鲁迅先生不死,中华民族永生”的挽联,上海青年学生给他送去了“先生,没有死,青年,莫彷徨;花谢,种子在,撒播在青年的脑海”的挽联,此外,还有香港大学生联合会及全过各地的许多青年组织和个人送的挽联,充分表达了广大青年学生对这一伟人的深切感情。

  更为重要的是鲁迅先生教导青年,要认真看书学习,参加社会实践,投入实际斗争,他特别教育青年人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他说,马克思主义是“最明快的哲学”,“每个人必不可少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他更强调青年人要学会用马克思主义“改造自己”,是自己尽快地成为一个“战斗的无产者”;他教育青年人要学会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去观察那些“很纠缠不清的问题”,学会在复杂的环境里,识别各种各样的骗和隐藏在革命队伍内部的“蛀虫”;他号召青年“学生特别是半殖民地民族解放斗争中感觉最敏锐的前哨战士,•••••深入下层,体验他们所需要体验的生活,组织农民,工人,加紧推动这些民族解放斗争的主力军。•••••但缺憾和错误,自然还是有的。希望他们在今后血的斗争过程中,艰苦地克服下去。(32)鲁迅在浇灌“佳花的苗”的过程中,以起大无畏的革命气概和无私奉献精神,所向披靡地、也毫不留情地清除一切阻碍“佳花的苗”成长的“恶草”。他说:“••••••我生前何尝不出于自愿,在生活的路上,将血一滴一滴地滴过去,以饲别人,虽自己自觉渐渐瘦弱,也以为快乐。”(33)他还说:“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他。”(34)鲁迅以无私奉献精神满腔热情地支持一切新生事物、年轻一代成长,以革命大无畏精神扶持一切新生事物、年轻一代成长。

  “这就是我的命运。连续不断的战斗——反对政治上的各种愚蠢思想和庸俗见解,反对机会主义等等。这是从一八九三年开始的。庸人们的仇视是由此而来的。但是,我无论如何不会抛弃这个命运去同庸人们讲‘和平’。”(35)鲁迅在五四运动前后的二十多年里,经历了从对封建社会复古派到“现代评论派”的斗争;从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到国民党***派的文化“围剿”的斗争;一直到同托洛斯基机会主义分子们的“连续不断的战斗”。一九三六年春,鲁迅的病情加剧,外国医生在给他诊治时说:鲁迅是“最能抵抗疾病的典型的中国人”,还说:“倘是欧洲人,则在五年前已经死掉了”。但是,鲁迅却说:“我不能躺在床上休养,任凭他人去斗争和牺牲”,他还坚定地表示:“我是要战斗,到死才完了。”在这时,他还抱病倚枕,以惊人的毅力,写下了《答托洛茨基的信》、《答徐懋庸并关于统一战线问题》等光辉的战斗檄文。在他病情最严重的最后日子里,他还表现得非常乐观,他说:“我病倘稍愈,还要给予暴露的”。在《死》的一篇杂文中,对于敌人,他坚定地说:“我也一个也不宽恕”。“我们总要战取光明,即使自己遇不到,也可以留给后来的”多么伟大而高尚的无私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感人精神啊!

  (1)、《在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的演说》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日,《毛泽东文集》第二卷第页

  (2)、《华盖集•忽然想到(五)》一九二五年四月,《鲁迅全集》第三卷第34页

  (3)、《坟、•论睁开了眼》一九二五年七月,《鲁迅全集》第一卷第328页

  (4)、《华盖集•北京通信》一九二五年四月,《鲁迅全集》第三卷第40页

  (5)、许广平:《关于鲁迅的生活》第29页

  (6)、《坟•写在“坟”的后面》一九二六年十一月,《鲁迅全集》第一卷地364页

  (7)、《两地书》一九二五年三月,(九)27页

  (8)、《鲁迅书信选》第页

  (9)、《坟•写在“坟”的后面》一九二六年一月《鲁迅全集》第一卷第362页

  (10)、《鲁迅书信•致孙伏园》,一九二三年六月十二日

  (11)、《鲁迅书信•致萧军》一九三四年十月九日

  (12)、《而已集•答有恒先生》一九二七年九月,《鲁迅全集》第三卷第346页

  (13)、《二心集•“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一九三零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70页

  (14)、《且介亭杂文二集•论毛笔之类》《鲁迅全集》第六卷第314页

  (15)、《二心集•“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一九三零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70页

  (16)、《二心集•序言》一九三二年四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51页

  (17)、(《》)

  (18)、《在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的演说》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日,《毛泽东文集》第二卷第页

  (19)、《坟•论‘费尔泼赖’应该缓行》,一九二五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一卷第354页

  (20)、《坟•论‘费尔泼赖’应该缓行》,一九二五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一卷第355—356页页

  (21)、《坟•论‘费尔泼赖’应该缓行》,一九二五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一卷第354页

  (22)、毛泽东:《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23)、《伪自由书•前记》,《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24)、《而已集•小杂感》《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25)、《二心集•上海文艺之一瞥》,《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26)、《二心集•”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命运》,《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27)、《而已集•谈所谓”大内挡案“》《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28)、《准风月谈•后记》《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29)、《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一九三0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84页

  (30)、《》

  (3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六0页

  (32)、《鲁迅全集补遗•几个重要问题》第371——372页

  (33)、《两底书》一九二六年十二月(九)第215页

  (34)、《华盖集•忽然想到(六)》,一九二五年四月,《鲁迅全集》第三卷第36页

  (35)、《列宁全集》第三十五卷第248页

  
+1
261°C
沙发哦 ^ ^ 马上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GMT+8, 2018-11-15 04:00 , Processed in 0.599714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03-2018 浪淘沙 版权所有

常年法律顾问:福建闽星律师事务所 陆林 主任律师
本站为民间公益性网站,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浪淘沙(LtsBBS.com)的立场无关! 免责声明
主办:周宁浪淘沙志愿者    协办:怡然农业(周宁)、周宁县旅游局、浪淘沙志愿者协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