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账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6|回复: 0

[诗画美文] 郑传森:鲁迅的斗争精神——鲁迅杂文学习札记之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6 16: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鲁迅的第二个特点,孰是他的斗争精神。刚才已经提到,他在黑暗与暴力的进袭中,是一株独立支持的大树,不是向两旁偏倒的小草。他看清了政治的方向,就向着一个目标奋勇地斗争下去,决不中途投降妥协。有些不彻底革命者例如考茨基和普列汉诺夫,就是很好的例子。在中国,此等人也不少。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最后大家都是左的,革命的;反到压迫来了,马上有人变节,并把同志拿出来献给敌人作为见面礼(我记得大意如此)。鲁迅痛恨这种人,同这种人做斗争、随时教育着训练着他所领导的文学青年。叫他们坚决斗争,打先锋开辟自己的路。(1)鲁迅是一个立足于思想文化战线,以文学为职业,以文学创作为阵地,毕其一生探索和研究人的心灵,为了中华民族的觉醒与广大劳苦大众的解放而奋斗的伟大的思想家。“他并不是共产党的组织上的一个人,然而他的思想,行动、著作等都是马克思主义化的”(2)1939年12月9日,毛泽东同志在延安纪念“一二•九”运动四周年大会上的演说中说:“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看一看鲁迅先生的杂感,就可以知道。他的抨击时弊的战斗的杂文,就是反对文化‘围剿’,反对压迫青年思想的。”“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3)“充满了反抗的呼声和无情的剥露,反抗一切的压迫,剥露一切的虚伪!老中国的毒疮太多了,他忍不住拿着刀一遍一遍的不懂世故地尽自刺”(4)

  “鲁迅在最近十五年来,断断续续的写过许多论文和杂感,尤其是杂感来得多,•••••谁要是想一想这将近二十年的情形,他就可以懂得这种文体发生的原因,急遽的剧烈的社会斗争,使作家不能从容的把他的思想和感情熔铸到创作里去,表现在具体的形象和典型里;同时,残酷的强暴的压力,又不容许作家的言论采取通常的形式。作家的幽默才能,就帮助他用艺术的形式表现他的政治立场,他的深刻的对于社会的观察,他的强烈的对于民众的同情。不但这样,这里反映着五四以来中国的思想斗争的历史”(5)在这一段精辟的论述里,瞿秋白不仅指出了鲁迅杂文产生的历史和社会原因,指出了鲁迅杂文独特的内容和独创的形式,揭示了鲁迅杂文在思想战线上的重大意义,即把他当作“五四以来中国的是斗争的历史“来读。

  中国人民的朋友,美国著名的新闻记者、作家埃德加•斯诺说:“鲁迅是当代中国产生的一位最重要的文学家。他是那些为数不多的使自己成为整个民族历史组成部分的作家之一。他生活于中国革命之中,毕生的经历就是描述哪个伟大而又激烈的运动的一部史诗。一九一七年,他为新文化奠定了基础。从那时起,直到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九日,他五十五岁在上海逝世止,他在思想领域一直起着主导的作用”“自从我来到中国,七年中我从未感到一个中国人的死,象鲁迅那样真正震撼着整个民族的心”(6)

  (一)

  爱憎分明的立场和态度是鲁迅斗争精神的基石。鲁迅从反对满清一直到反对蒋介石,从反对帝国主义到买办资产阶级、汉奸及其走狗,从批评超阶级三种人”到到革命队伍中的迷途者,他始终坚持站在广大劳动人民大众的立场。对于一切黑暗势力,他都毫不动摇的加以揭露,给予无情的反击,都毫无畏怯地站在斗争的最前列,他号召我们“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了可诅咒的时代”(7)“好个”友邦人士“!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宁,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中国国民党治下的连年内战,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他们也不惊诧。在学生的情愿中有一点纷扰,他们就惊诧了!好个国民党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么东西。”(8)对于以伪装出现的革命队伍中的投机分子,他的批评是严厉而彻底的;“敌人是不足惧的,最可怕的是自己营垒里的蛀虫,许多事都败在他们手里。因此,就有时会使我感到寂寞,、、、、然而我丝毫无退缩之意”(9)他对于自称既“不革命”也“不反革命”的所谓的“第三种人”的批评是非常严肃而尖锐的;“同路人者,谓因革命中所含有英雄主义而接受革命,一同前行,但并无彻底为革命而斗争,虽死不惜的信念,仅是一时同道的伴侣罢了”(10)

  鲁迅诞生的时代,是中国社会风云变幻,民族灾难深重能够的时代,是民族矛盾日趋尖锐、复杂的时代,也是阶级矛盾极其复杂、既尖锐的时代。“我们目下的当务之急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诗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它。”(11)“运交华盖欲河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这是一九三二年十月十二日,应柳亚子之请,鲁迅为他书写的近体诗中最为绘炙人口的一首七律。这一首诗描述了鲁迅先生在国民党的文化围剿中,处于八面攻击,身临危境的险恶环境,表明了鲁迅先生“为敌为我,一目了然”的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所表现的沉着应战、顽强抵抗,从容不迫的思想感情,和“喜笑怒骂,皆成文章”的战斗风格。毛泽东同志对诗中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两句诗十分赞赏,他说:“鲁迅的两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12)“那切切实实,足踏在地上,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13)而对于如:“原先是憎恶这熟识的本阶级”(14)对于“表面上扮着‘革命’的面孔,而轻易诬陷别人为‘内奸’,为‘反革命’,为‘托洛斯基’,以至为‘汉奸’者大半不是正路人’(15)的人,是革命的敌人。在鲁迅的杂文中,鲁迅的爱憎十分分明。鲁迅从小就亲眼目睹了这个矛盾重重、风雨飘摇、充满斗争的社会大变革,他也从小就亲眼目睹了的家庭受到影响和冲击,这些给幼年的鲁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及到后来,在维新思想的影响和感召下,鲁迅就更看清了旧世界的真面目;再及后来,他去过日本留学,回国后又先后就职或来往于杭州、绍兴、南京、北京、广州、厦门、上海;他经历过辛亥革命的风暴、军阀混战的痛苦,他看到帝国主义列强,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但他同时,也看到了伟大的俄国的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给中国带来了希望。他在挣扎和奋战中,大声呐喊“世上如果还有真要活下去的人们,就先应该敢说、敢笑、敢哭、敢怒、敢骂、敢打,在这可诅咒的地方击退可诅咒的时代。”(16)大声疾呼:“只要唾弃了那些旧时代的好招牌,不要忽而不敢坦白地说话,则即使真有绊脚石,也就成为踏脚石的”(17)

  (二)

  大凡做一件事,坚持到底是最重要的,但坚持到底又是最不容易的,只有坚持到底才能成功,只要坚持到底就会胜利。“•••••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18)“对于旧社会和旧势力的斗争,必须坚决,持久不断,而且注重实力。旧社会的根底原是非常坚固的,新运动非有更大的力不能动摇它什么。并且旧社会还有它使新势力妥协的好办法,但它自己是决不妥协的。在中国

  也有过许多新的运动了,却每次都是新的敌不过旧的,那原因大抵是在新的一面没有坚决的广大的目的,要求很小,容易满足”(19)

  “我们急于造出大群的新的战士,但同时,在文学战线上的人还要“韧”。所谓韧就是不要象前清做八股文的“敲门砖”似的办法。、、、、但要在文化上有成绩,即非韧不可。(20)“在进取的国民中,性急是好的,但生在麻木如中国的地方,却容易吃亏,纵使如何牺牲,也无非毁灭自己,于国度没有影响。我记得先前在学校演说的时候也曾说过,眼治这麻木状态的国度,只有一法,就是“韧”,也就是“锲而不舍”。逐渐地做一点,总不肯休,不至于比“踔厉风发”无效的。(21)鲁迅是韧的战斗的能手和楷模,他在运用笔名同敌人的斗争中也十分讲究儿女的战斗。“改些作法,换些笔名,托人抄了去投稿”(22)在一九三三年,他用了二十八个笔名,一九三四年,他就用了四十一个笔名。即便如此,他的文章还不断遭到检查官们的删除和扣押,鲁迅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带着锁链在跳舞”(23)他说:“只要我还活着,就要拿起笔,去回敬他们的手枪”(24)“要战斗下去吗?当然,要战斗下去!无论它对面是什么。”(25)鲁迅杂文所体现的斗争性,所包括的内容十分广阔,从民族斗争、阶级斗争、社会改革、思想政治、文艺理论斗争、文化战线斗争等各个方面。“谁要是想一想这将近二十年的情形,他就可以懂得这种文体发生的原因,急遽的剧烈的社会斗争,使作家不能从容的把他的思想和感情熔铸到创作里去,表现在具体的形象和典型里;同时,残酷的强暴的压力,又不容许作家的言论采取通常的形式。作家的幽默才能,就帮助他用艺术的形式表现他的政治立场,他的深刻的对于社会的观察,他的强烈的对于民众的同情。不但这样,这里反映着五四以来中国的思想斗争的历史(26)

  “给杂文以象鲁迅所给的这样巨大的战斗性能和作用,在艺术上达到象鲁迅所达到这样晶莹灿烂的成就,把政论化成诗而又丝毫也不减弱思想的深广性和政论的尖锐性与直接性,却是无论在中国文学史上,在世界文学史上,简直空前的新的创造”(27)“从最初起到最后止,他都是一个战士、勇者,独立于天地之间,腰佩翻天印、手持打神鞭,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打入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即使在说中国是***筵宴时,调子也不低沉,因为他指出这些,正是为反对这些,改革这些,和这些东西战斗!”(28)对于一切投机分子、一切所谓的“第三种人”,他都给予最严厉、最尖锐的批判,“中国目前的革命的政党向全国人民所提出的抗日的统一战线的政策我是看得见的,我是拥护的,我无条件的加入这战线,那理由就因为我不但是一个作家,而且是一个中国人,所以这政策我认为非常正确,我加入这统一战线”“我以为文艺家在抗日问题上的联合是无条件的,只要他不是汉奸,愿意并赞成抗日,则不论叫哥哥、妹妹,之乎者也,或鸳鸯蝴蝶都无妨,但在文学问题上我们仍可以互相批判”(29)他在对敌斗争中,一贯坚决主张的“打落水狗”,主张“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的这一主张在他的一篇《论‘费尔泼赖’应该缓行》中。

  在与旧势力、旧文化的艰苦奋战中,鲁迅既敢于斗争,又善于斗争,他“从旧营垒中”,身知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严重性、危害性与顽固性,他说:“对于旧社会和旧社会斗争,必须坚决,持久不断,而且注重实力。旧社会的根底原是非常坚固的新运动非有更大的力不能动摇它什么。并且旧社会还有它使心势力妥协的好办法,但它自己是决不妥协的”(30)的来鲁迅植根于现实斗争的实际,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彻底的批判精神,向旧世界宣战、向一切腐朽的意识形态宣战、向一切逆潮流而动的文化战线上的代表人物宣战。他对帝国主义、对打躬作揖汉奸走狗、对封建势力、对北洋军阀、对国民党***派、对一切封建思想文化、对革命内部的各种错误思想都以一个革命家的姿态执着地知道着。“我在静夜中,回忆先前的经历,觉得现在的社会,大抵是可利用时则竭力利用,可打击时则竭力打击,主要于他有利。我在北京这么忙,来客不绝,但一受段祺瑞,章士钊们的压迫,有些人就立刻来索还原稿,不要我选定,作序了。其甚者还要趁机下石,连我请他吃过饭也是罪状了,这是我在运动他;请他喝过好茶也是罪状了,这是我奢侈的根据。借自己的升沉,看看人们的嘴脸的变化,虽然很有益,也有趣,但我的涵养工夫太浅了,有时总不免有些愤激,因此又常迟疑于此后所走的路:(一)死了心,积几文钱,将来什么事都不做,顾自己苦苦过活;(二)再不顾自己,为人们做些事,将来饿肚也不妨,也一任别人唾骂;(三)再做一些事,倘连所谓”同人“也都背后枪击我了,为生存和报复起见,我便什么事都敢做,但不愿失了我的朋友。第二条我已行过两年了,终于觉得太傻。前一条当先托于资本家,恐怕熬不住。末一条则颇险,也无把握(于生活),而且又略有所不忍。”(31)“只是原先是憎恶这熟识的本阶级,毫不可惜它的溃灭,后来又由于事实的教训,以为惟新兴的无产者菜油将来,却是的确的。(32)“现在则已是大时代,动摇的时代,转换的时代,中国以外,阶级的对立大抵已经十分尖锐化,农工大众日日显得着重,倘要将自己从没落救出,当然应该向他们去了》(33)鲁迅杂文的产生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的社会条件是:对立面、***势力,尤其是***统治阶级的帮凶、帮闲文人,利用杂文对鲁迅宣战,反对新思想、新文化、并且把攻击的矛头直指鲁迅。为了同这些***势力进行斗争,鲁迅必须拿起自己如匕首、投枪的杂文作为反击的武器;以鲁迅伟大革命家、思想家、文学家的气质,特别是鲁迅坚毅无比的战斗品格和杰出无比的艺术才华;而更重要的是鲁迅那双无比敏锐浓眉巨眼,那个无比深邃的脑海心胸,以及他对社会、对人民无比负责的高度的责任感,铸就他具有了一个伟大思想家、革命家和文学家的素质。在中国能够集知识、思想、才华于一身的象鲁迅这样的人物就只有鲁迅一人。这就是鲁迅之所以成为当代“第一圣人”的根本所在。

  敢于和善于斗争,必须注重斗争的战略与战术。“我再说我自己如何在世上混过去的方法,以供参考罢——一、走‘人生’的长途,最易遇到的两大难关。其一是‘歧路’,倘是墨翟先生,相传是动哭恸哭而返的。但我不哭也不返,先在歧路头坐下,歇一会,或者睡一觉,于是选一条似乎可走的路再走,倘遇见老实人,也许夺他的食物来充饥,但是不问路,因为我了定他并不知道的。如果遇见老虎,我就爬上树去,等它饿得走去了再下来,倘它竟不走,我就自己饿死在树上,而且先用带子缚住,连死尸也决不给它吃。但倘若没有树呢?那么,没有法子,只好请它吃了,但不妨也咬它一口。其二便是‘穷途’了,听说阮籍先生也大哭而回,我却也象在歧路上的办法一样,还是跨过去,在刺丛里姑且走走。但我也并未遇到全是荆棘毫无可走的地方过,不知道是否世上本无所谓穷途,还是我幸而没有遇着。二、对于社会的战斗,我是并不挺身而出的,我不劝别人牺牲什么之类,

  者就为此。欧战的时候,最重“壕堑战“战士伏在壕中,有时吸烟,也唱歌,打纸牌,喝酒,也在壕内开美术展览会,但有时忽向敌人开他几枪。中国多暗箭,挺身而出的勇士容易丧命,这种战法是必要的罢。但恐怕也有时会逼到非短兵相接不可的,这时候,没有法子,就短兵相接。(34)

  谣言和诡辩是那些带着假面具的敌人赖以藏身的“法宝”,也是敌人对我们发动进攻的卑劣手段。鲁迅说:“谣言这东西,却确是造谣者本心所希望的事实,我们可以借此看看一部分人的思想行为”(35)在《伪自由书•后记》中鲁迅把敌人攻击自己的文章全文照录,对于谣言,鲁迅的态度是“我就是常看造谣专门杂志之一人,但看的并不是谣言,而是谣言作家的手段,看他有怎样出奇的幻想,怎样别致的描写,怎样险恶的构陷,怎样躲闪的原形”(36)然后戳穿其本质,“自在黑幕中,偏说不知道;替暴君奔走,却以局外人自居;满肚子怀着鬼胎,而装出公允的笑脸;有谁明说出自己所观察的是非来,啊便用了‘流言’来作不负责任的武器”(37)鲁迅主张对于谣言,要在比较中,识破“然而谣言家是极无耻而且巧妙的,一到事实证明了他的话是撒谎时,他就躲下,另外又来一批的”(38)的伎俩,让“谣言世家的子弟,是以谣言杀人,也以谣言被杀”(39)“短刀我的确有,但这不过为夜间防贼之用,而遇见者少见多怪,遂有“流言”,皆不足信。(40)

  “我现在得了妙法,是谣言不辩,污蔑不说,只管自己做事,而顺便中,则偶刺之,他们横竖就是要消灭的。然而,刺之者,所以偶使不舒服,亦略有报复之意云尔”(41)“躲进小楼成一统”,以游戏笔墨、嬉笑文风时不时地回应敌人的进攻,使敌人防不胜防。

  “比较是医治受骗的好方字”(42)这是鲁迅长期以来,同敌人作斗争的过程中,总结出来的一条十分宝贵的经验。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存在着“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43)鲁迅还说:“看一看真金,免得受硫化铜的欺骗”,并且可以在比较中“一识得真金,一面也就识得了硫化铜,一举两得了”(44)研究反面教员,又是一种有效的比较方法,“倘若是一个战斗者,我以为,在了解革命和敌人上,倒是必须更多的去解剖当面的敌人的”(45)“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为了一击制敌与死命的。鲁迅曾经极其愤慨地说:“叭儿之类,是不足惧的,最可怕的确是口是心非的所谓‘战友’,因为防不胜防。••••••为了防后方,我就得横站,不能正对敌人,而且瞻前顾后,格外费力。身体不好,倒是年龄的关系,和他们不相干,不过我有时确也愤慨,觉得枉费许多气力,用在正经事上,成绩可以好得多”(46)这一方面反映了鲁迅当时所处的环境是多么的险恶,敌人的手段是多么的卑鄙,另一方面有又非常深刻地说明了“敌人是不足惧的的,最可怕的是自己营垒里的蛀虫,许多事都败在他们手里”的科学论断是非常正确的。“敌人是不足惧的,最可怕的是自己营垒里的蛀虫,许多事都败在他们手里”(47)蛀虫是暗藏在革命营垒里的、不容易发现的敌人,蛀虫的行动是最隐蔽的。鲁迅后期的杂文,从文化战线上反映了斗争的激烈和复杂,也总结了更多的同敌人作斗争的规律和斗争经验,特别唤醒人们必须十分警惕革命队伍中的蛀虫。

  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是鲁迅杂文思想性的第二个特征。他坚持学习马克思主义,“倘能生存,我当然仍要学习”(48)“倘若不和实际的社会斗争接触,单关在玻璃窗内做文章,研究问题,那是无论怎样的激烈,”左“都是容易办到的;然而一碰到实际,便即刻要撞碎了。关在房子里,最容易高谈彻底的主义,然而也最容易‘右倾‘”(49)作为伟大的文学家的鲁迅,是建立在首先他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的基础之上的。这是鲁迅和所有的其他的文学家的不同之处,也就是鲁迅之所以成为中国现代的圣人之处。

  “韧”就是指顽强持久的精神,坚忍不拔的意志。大凡做一件事,坚持到底是最重要的,但坚持到底又是最不容易的,只有坚持到底才能成功,只要坚持到底就会胜利。

  “在进取的国民中,性急是好的,但生在麻木如中国的地方,却容易吃亏,纵使如何牺牲,也无非毁灭自己,于国度没有影响。我记得先前在学校演说的时候也曾说过,要治这麻木状态的国度,只有一法,就是“韧”,也就是“锲而不舍”。逐渐地做一点,总不肯休,不至于比“踔厉风发”无效的。(50)“•••••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51)

  江泽民同志在纪念鲁迅诞辰11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要求我们要进一步学习和发扬鲁迅韧的战斗精神。他说:“鲁迅骨头最硬,斗争最坚决。他主张韧的战斗。“韧”就是百折不挠,就是锲而不舍。鲁迅清醒地看到,革命不可能一帆风顺,挫折、失败和牺牲是难以避免的。但是,为了实现民族解放、国家富强的革命目标,“即使艰难,也还要做;愈艰难,就愈要做”。鲁迅历来不赞成对革命事业抱浪漫主义的幻想,多次批评那些认为革命“一个斤斗便告成功”的人,指出:“倘若一切都四平八稳,势如破竹,便无所谓革命,无所谓战斗”,“革命有血,有污秽,但有婴孩”。在革命处于低潮的时候,他一方面与敌人进行毫不妥协的斗争,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一方面痛

  斥出卖革命的叛徒,揭露附着于狮子身上的害虫——钻入革命营垒的投机分子,以及在革命受到挫折时竞相忏悔颓唐的“翻着筋斗的革命

  家”。在革命高涨的时候,他又告诫人们不要头脑发热,要“首先守住营垒”。鲁迅岩石般的革命坚定性和韧的战斗精神,来自对于历史发展规律的正确把握,来自同人民群众和先进社会力量的血肉联系。从鲁迅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大智大勇,什么是真正的革命者应该具有的高风亮节,什么人是中华民族的筋骨和脊梁。”(52)

  鲁迅的“韧”的战斗精神,就是鲁迅的硬骨头精神,首先表现在他在与旧社会、旧势力的斗争中,表现在与旧社会、旧势力斗争的“韧”斗争精神上。他说:“对于旧社会和旧势力的斗争,必须坚决,持久不断,而且注重实力。旧社会的根底原是非常坚固的,新运动非有更大的力不能动摇它什么。并且旧社会还有它使新势力妥协的好办法,但它自己是决不妥协的。在中国也有过许多新的运动了,却每次都是新的敌不过旧的,那原因大抵是在新的一面没有坚决的广大的目的,要求很小,容易满足”(53)

  鲁迅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他对旧社会的“情形看得较为分明”,他常常“反戈一击”“制强敌的死命”(54)他说:“只是原先是憎恶这熟悉的本阶级,毫不可惜它的消灭,后来又由于事实的教训,以为惟新

  兴的无产阶级才有将来,却是正确的。”(55)他还说:“对于旧社会和旧势力的斗争,必须坚决,持久不断,而且注重实力。”(56)他说:“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的战斗”。(57)鲁迅是从旧营垒中过来的,他经历了中国革命的多次高潮和低潮,目睹了革命队伍的分化与改组,受尽了敌人的围攻和“自己营垒里的蛀虫”的攻击,尝尽了发动当局的各种捕杀威胁和名利引诱,阅尽了“谣言世家子弟”的诽谤中伤。但是,他永不动摇,永不屈服,永不舍弃,坚持革命,坚持斗争,坚持前进,永远进击,就在于因为他的骨头是最硬的,就在于他的“韧”的战斗精神。

  鲁迅的“韧”的战斗精神,更表现在他的革命政治坚定性和革命彻底性。鲁迅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在黑暗与暴力的进袭中,是一株独立支持的大树,不是向两旁偏倒的小草。他看清了政治的方向,就向着一个目标奋勇地斗争下去,决不中途投降妥协”(58),他说:“中国目前的革命的政党向全国人民所提出的抗日的统一战线的政策我是看得见的,我是拥护的,我无条件的加入这战线,那理由就因为我不但是一个作家,而且是一个中国人,所以这政策我认为非常正确,我加入这统一战线”(59)

  鲁迅是革命队伍中一位很老练的优秀战士,他有丰富的斗争经验,他从旧营垒中来,情形看得分明,常常反戈一击,致敌于死命。从一九二五年三月的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事件到一九二六年三月的“三•一八”惨案,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鲁迅先生以坚忍不拔的斗争精神和顽强毅力,写下了一百多篇战斗檄文,给***的军阀政府和“现代评论派”以迎头痛击;从一九二六年七月的北伐战争到一九二七年九月军阀混战,在***势力的残酷迫害下,他先后辗转于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利用他那如匕首、投枪的“金不换”,又写下了一篇篇揭露***的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及其御用文人镇压工农运动、迫害进步人士的罪行。一九二七年十月,他到了布满白色恐怖的上海后,他更加总结了在恶劣环境、险恶处境下斗争的经验教训,更加坚定了斗争意志,他满怀深情地说:他愿意遵奉“革命的前驱者的命令”的“革命文学”。他热情地歌颂中国共产党是带领中国人民走向胜利的“火车头”,他以为“那切切实实,足踏实地,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60)

  “我以为文艺家在抗日问题上的联合是无条件的,只要他不是汉奸,愿意并赞成抗日,则不论叫哥哥、妹妹,之乎者也,或鸳鸯蝴蝶都无妨,但在文学问题上我们仍可以互相批判”(61)他在对敌斗争中,一贯坚决主张的“打落水狗”,主张“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的这一主张在他的一篇《论‘费尔泼赖’应该缓行》中。对于一切投机分子、一切所谓的“第三种人”,他都给予最严厉、最尖锐的批判。

  鲁迅以这种不克厥敌、战则不止的“韧”的战斗精神,他深知“旧社会的根底原是非常坚固的,新运动非有更大的力不能动摇它什么”,他用自己那如匕首、如投枪的一篇篇杂文,掷向形形色色的敌人,掷向那些混入革命队伍中的蛀虫。使他们闻风丧胆、无地自容。

  作为一个共产主义战士,鲁迅认为革命是无止境的,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止于至善”;他说:“什么是路?就是从没有路的地方践出来的,从只有荆棘的地方开辟出来的”(62)“从最初起到最后

  止,他都是一个战士、勇者,独立于天地之间,腰佩翻天印、手持打神鞭,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打入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即使在说中国是***筵宴时,调子也不低沉,因为他指出这些,正是为反对这些,改革这些,和这些东西战斗!”(63)“我们急于造出大群的新的战士,但同时,在文学战线上的人还要“韧”。所谓韧就是不要象前清做八股文的“敲门砖”似的办法。、、、、但要在文化上有成绩,即非韧不可。(64)

  鲁迅杂文所体现的斗争性,所包括的内容十分广阔,从民族斗争、阶级斗争、社会改革、思想政治、文艺理论斗争、文化战线斗争等各个方面。“谁要是想一想这将近二十年的情形,他就可以懂得这种文体发生的原因,急遽的剧烈的社会斗争,使作家不能从容的把他的思想和感情熔铸到创作里去,表现在具体的形象和典型里;同时,残酷的强暴的压力,又不容许作家的言论采取通常的形式。作家的幽默才能,就帮助他用艺术的形式表现他的政治立场,他的深刻的对于社会的观察,他的强烈的对于民众的同情。不但这样,这里反映着五四以来中国的思想斗争的历史(65)

  “给杂文以象鲁迅所给的这样巨大的战斗性能和作用,在艺术上达到象鲁迅所达到这样晶莹灿烂的成就,把政论化成诗而又丝毫也不减弱思想的深广性和政论的尖锐性与直接性,却是无论在中国文学史上,在世界文学史上,简直空前的新的创造”(66)

  在坚持“韧”的战斗中,鲁迅非常重视斗争策略。他说:“在战斗过程中,决不能在战略上或任何方面,有一点忽略,因为就是小小的忽略,毫厘的错误,确实整个失败的源泉啊”(67)这主要的有如:第一、要有恒心。他说:“做一件事,无论大小,倘五恒心,是很不好的。而看一切太难,固然能使人无成,但若看得太容易,也能使事情无结果”(68);第二、守住营垒。“战斗但首先守住营垒,若专一冲锋,而反遭覆灭,乃无谋之勇,非真勇也”。(69);第三、不耻最后。他说:“我每看运动会时,常常这样想:优胜者固然可敬,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70);第四、善用“壕堑战”。“对于社会的战斗,我是并不挺身而出的,我不劝别人牺牲什么之类者就为此。欧战的时候,最重“壕堑战”,战士伏在壕中,有时吸烟,也唱歌,打纸牌,喝酒,也在壕内开美术展览会,但有时忽向敌人开他几枪。中国多暗箭,挺身而出的勇士容易丧命,这种战法是必要的罢。但恐怕也有时会逼到非短兵相接不可的,这时候,没有法子,就短兵相接。(71);第五、不作无谓的牺牲。“改革自然不免于流血,但流血非即等于改革。血的应用,正如金钱一般,吝啬固然是不行的,浪费也大大的失算。“(72);第六、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不过我并非主张要对敌人陪笑脸,三鞠躬。我只是说,战斗的作者应该注重于‘论争’;倘在诗人,则因为情不可遏而愤怒,而笑骂,自然也无不可。但必须止于嘲笑,止于热骂,而且要‘喜笑怒骂,皆成文章’,使敌人因此受伤或致死,而自己并无卑劣的行为,观者也不以污秽,这才是战斗的作者的本领。(73)

  人生过程的各个阶段,革命道路的各个时期,都是克服困难和艰险、战胜失败和挫折的过程,只有坚持“韧”的战斗精神,正确的认识困难和艰险、失败和挫折,才能作好迎接困难和艰险、失败和挫折的思想准备;在在人生的过程和革命的道路上,不可能真正有所谓的一帆风顺坦途的,而且当一个困难和艰险被克服了、一次失败和挫折被战胜了,又会产生新的困难和艰险、遇到新的失败和挫折。

  “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74)

  鲁迅先生还说:“走‘人生’的长途,最易遇到的两大难关。其一是‘歧路’,倘是墨翟先生,相传是恸哭而返的。但我却不哭也不返,先在歧路头坐下,歇一会,或者睡一觉,于是选一条似乎可走的路再走,倘遇见老实人,也许夺他事物来充饥,但是不问路,因为我料定他并不知道的。如果遇见老虎,我就爬上树去,等他饿得走去了再下来,倘它竟不走,我就自己饿死在树上,而且先用带子缚住,连死尸也决不给它吃。但倘若没有树呢?那么,没有法子,只好请它吃了,但也不妨也咬它一口。其二便是‘穷途’了,听说阮籍先生也大哭而回,我却也象在歧路上的办法一样,还是跨过去,在刺丛里姑且走走。但我也并未遇到全是荆棘无可走的地方过,不知道是否世上本无所谓穷途,还是我幸而没有遇着”(75)。“而兽性就在于有‘咬筋’,一口咬住就不放,拼命的刻苦的干下去,这才是韧的战斗。”(76)

  在这里,我们可以见到鲁迅先生对待人生过程和革命道路上,艰

  难和险阻、失败和挫折,歧路和穷途的决心、态度和办法。首先是必须对‘两大难关’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第二必须千方百计地想办法走过去;第三必须做好被老虎吃掉的准备,但也要咬它一口;第四以“荆棘非践不可“的精神,勇敢地跨过去;第五,也是最重要的,是树立世上是没有所谓的穷途的坚定信心,克服人生过程的一切艰难险阻,战胜革命道路上的一切失败挫折。我想这大概就是鲁迅先生对待人生过程中艰难险阻和革命道路上失败挫折的“韧”的战斗精神吧!

  (1)、《论鲁迅——在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的演说》,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日,《毛泽东文集》地第二卷第42页

  (2)、《在陕北公学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的演说》(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

  (3)、《新民主主义论》,《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六五八页(一九四○年一月)

  (4)、茅盾:《读〈呐喊〉》,一九二三年

  (5)、《瞿秋白文集》第三卷第978页

  (6)、《向鲁迅致敬》,《鲁迅先生纪念集》,《民主》杂志,1937年6月8日第一卷地三期

  (7)、《华盖集•‘忽然想到’之五》《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8)、《二心集•“友邦惊诧”论》一九三一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285页

  (9)、《鲁迅书简》下册第775页,一九三四年是二月

  (10)、《南腔北调集•(竖琴)前记》,一九三二年九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332页

  (11)、《华盖集•忽然想到之五》,《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12)、《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878页

  (13)、《且介亭杂文末集•答托洛斯基派的信》,一九三六年六月,《鲁迅全集》第六卷第474页

  (14)、《二心集•序言》一九三二年四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51页

  (15)、《《且介亭杂文末编•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九三六年八月,《鲁迅全集》第六卷底432页

  (16)、《华盖集•忽然想到(五)》一九二五年四月,《鲁迅全集》第三卷第34页

  (17)、《鲁迅全集补遗•心的世故》第109页,一九二六年

  (18)、《坟•娜拉走后怎样》一九二三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274页

  (19)、《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一九三零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84页

  (20)、《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一九三零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86页

  (21)、《两地书》第41页,一九二五年四月十四日

  (22)、《花边文学》序言

  (23)、《鲁迅书信•致增田涉》,一九三五年四月九日

  (24)、《鲁迅书信•致山本初枝》,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五日

  (25)、《鲁迅书简》下册,第830——831页,一九三四年十月

  (26)、《瞿秋白文集•鲁迅杂感选集序言》第三卷,第978页

  (27)、冯雪峰:《论〈阿Q正传〉》

  (28)、聂绀弩:《〈萧红选集〉序》,人民出版社

  (29)、《且介亭杂文末编》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

  (30)、《

  (31)、《两地书》第181页,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32)、《二心集•序言》一九三二年四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51页

  (33)、《三闲集•醉眼中的朦胧》一九二八年二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53页

  (34)、《两地书》第12页,一九二五年三月是一日

  (35)、《华盖集续编•无花的蔷薇之三》一九二六年五月,《鲁迅全集》第三卷地209页

  (36)(《》)

  (37)、(《》)。

  (38)、《南腔北调集•我们不再受骗了》一九三二年五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327页

  (39)、《南腔北调集》一九三三年十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458页

  (40)、《两地书》第72页,一九二五年六月二日

  (41)、《书信》一九三三年六月,《鲁迅全集》第十卷第122页

  (42)、《•随便翻翻》,一九三四年

  (43)、《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毛泽东文选》第卷第页

  (44)、《•随便翻翻》,一九三四年

  (45)、《•随便翻翻》,一九三四年

  (46)、《(鲁迅书简》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下册,第695页

  (47)、(《》),

  (48)、(《》)

  (49)、《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鲁迅全集》第卷第页)

  (50)《两地书•致许广平十二》,第41页,一九二五年四月十四日

  (51)、(8)、《坟•娜拉走后怎样》一九二三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274页

  (52)《进一步学习和发扬鲁迅精神》1991年9月24日《在鲁迅诞辰11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江泽民文选》第一卷第167页

  (53)《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一九三零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84页

  (54)《坟•写在“坟”的后面》一九二六年十一月,《鲁迅全集》第一卷第364页

  (55)《鲁迅全集•二心集•序言》第四卷第51页

  (56)《鲁迅全集•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第四卷第184页

  (57)《论鲁迅》一九三七年十月十九日,《毛泽东文选》第二卷第42页,根据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人民日报》刊印,《在延安陕北公学纪念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59)、(60)《且介亭杂文末编•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九三六年八月,《鲁迅全集》第六卷第431——432页

  (61)《且介亭末编附集•答托洛斯基派的信》,《鲁迅全集》第六集,第474页

  (62)《热风•随感录六十六生命的路》一九一九年,《鲁迅全集》第一卷第434页

  (63)聂绀弩:《〈萧红选集〉序》,人民出版社

  (64)《二心集•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一九三零年三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186页

  (65)《瞿秋白文集•鲁迅杂感选集序言》第三卷,第978页

  (66)冯雪峰:《论〈阿Q正传〉》

  (67)《鲁迅全集补遗•几个重要的问题》

  (68)《书信》一九三四年四月,《鲁迅全集》第十卷第205页

  (69)《书信》一九三三年六月,《鲁迅全集》第十卷第205页

  (70)《华盖集•这个与那个(三)》一九二五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107页

  (71)《两地书》一九二五年三月,《鲁迅全集》第九卷第14页

  (72)《华盖集续编•空谈》一九二六年四月,《鲁迅全集》第三卷第204页

  (73)《南腔北调集•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一九三二年十二月,《鲁迅全集》第四卷第346页

  (74)《且介亭杂文•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九三四年九月,《鲁迅全集》

  第六卷第92页

  (75)《两地书》一九二五年三月,《鲁迅全集》地九卷第13页

  (76)瞿秋白:《〈鲁迅杂感选集〉序言》

  
+1
96°C
沙发哦 ^ ^ 马上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GMT+8, 2018-7-16 14:50 , Processed in 0.631866 second(s), 4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03-2018 浪淘沙 版权所有

常年法律顾问:福建闽星律师事务所 陆林 主任律师
本站为民间公益性网站,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浪淘沙(LtsBBS.com)的立场无关! 免责声明
主办:周宁浪淘沙志愿者    协办:怡然农业(周宁)、周宁县旅游局、浪淘沙志愿者协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