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账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9597|回复: 3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图文报道] 徐锦斌 | 陈峭,从夜晚开始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9 13:30:04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 i( Y7 E; j4 Z6 K# y8 h. N
% Y" _; F0 M8 M4 f& m, `: V* C
  夜里,到达陈峭。这一天是丁酉大暑后七日。9 L: w, @/ W# ^0 q4 y9 ~

0 V6 T. C( e" U! k. Z. e1 G  在陈峭旅游中心场地,露天里摆下桌椅,大张筵席。陈峭陈氏五兄弟投资建设陈峭,其事早有所闻。这天晚上,出面接待我们的是老二、老四。我在老四这一桌,跟着朋友们二哥四哥地叫。四哥用自制的蒸馏白酒招待众人,大家喝了都叫好。他介绍造酒流程,娓娓道来。四哥健谈风趣,一派斯文,却颇有些传奇。1979年高考,作为理科生,他却拿了全省语文第一,传为美谈。席间,我们还得知,四哥的儿子陈知远3月份在德国小镇巴德恩多尔夫,摘得了2017德国GutImmling国际声乐比赛桂冠。他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大学期间参演了《唐璜》《美丽的海伦》《费加罗的婚礼》等多部歌剧。陈峭的老一辈新一辈,都如此了得,谈宴之间,我们由衷地分享他们的快乐。) p* d! E3 I% M+ N; K

' W# n$ C/ y  L6 C+ C5 b  晚十点过半,大家尽兴,散席而去。我们下榻陈峭旅游中心,这是山野里的一处独立建筑,离陈峭村有三五公里路程。深夜里,我和两个朋友,在户外漫步。陈峭的天空,广袤的蓝,朦胧,悠远,静谧。夜色弥漫得尽情,已逝的乡村年代的纯粹夜晚,似乎就是这样。这里,清风含着高海拔山县的特定地理信息,不由下意识地确认,此时此地,我身在陈峭。
, T% K; d/ A( p8 E. A4 ]' I& M- r9 u/ _, s
  陈峭被静静地覆盖于苍穹之下。苍穹之上,天空高悬,一半空无所有,一半繁星密布。这个夜晚没有月亮,我无法把它和梵高的星月夜的画面直接对应起来。仰望星空,我得以又一次逼近,那“色彩的真实颤动和闪烁”。世间之物,有的只属于肉眼,有的抵达了心灵。大自然的景观与人的情感,总有着复杂奇妙的关联。存在感和虚无感,同时出场,相互较劲;永恒感和短暂感,一齐涌来,彼此诘难。天空,夜色,何以存在?星星何以存在?陈峭何以存在,我何以存在?我和这一切,何以在此时此地如此际会?类似的场景还会重现吗?夜空太高太大,直把我反衬得更加卑微。一颗星星的光芒,足以穿透一个人。偶有航班划过,悄悄弄破夜空。低调的虫鸣,零落的蛙叫,使大地愈见沉静。星夜里的山川是模糊的,只有大致的轮廓。路边偶见一点亮光,那是萤火虫静伏草间。乡村的夜晚,是相似的。要说起来,陈峭的这个夜晚,和我过去的乡村夜晚,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 n" X+ T3 f1 _8 N9 n/ H) Y6 {$ j- O5 X* r  Y9 ?. I
  按照最初计划,这次出行,本在白天。但鬼使神差,改在了晚上。我喜欢这意外的夜行程。不说苏东坡的赤壁泛舟、承天寺散步,更早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夜晚出发,随兴来去。这就是王子猷的雪夜访戴。夜晚中的故事,在夜晚中浮现。那些人留下的夜晚,还在。; e" X8 q' x- X. `* a9 q  D
0 f: @  {& ?: a( ]' T4 z# w
  陈峭的这一夜,我睡得少,充其量只浅睡了两个半钟头。其实,我很想在夜里独自走,但基于本能的恐惧感,加上人生地不熟,一时无所适从,就没有坚持行动。次日,凌晨四点多,曙色蒙蒙。临时和一个朋友结伴,从陈峭旅游中心走向陈峭村,从陈峭村上山,登楼聚仙阁,迎接日出。+ P; e( _. \5 s* B; j9 @( H7 m! m

5 P" `. k1 N4 s; Q7 h6 a  和黎明即起的人相比,和彻夜不眠的人相比,和那些早早从帐篷中钻出来的人相比,这一天的太阳真是有负众望,来得晚了。聚仙阁居高临下,挤满了看山看云等待日出的人,无数的照相机和手机镜头嚓嚓作响。陈峭的清晨,它的云遮雾漫的山水,它的静谧质朴的村庄,就这样被一次次定格和传播。' u! U4 Y3 e& Q  _
6 s* ^* Z4 F% H& i- W
  人多拥挤,我提早下楼去阁。不一会儿,忽听后面有人一声喊:“太阳出来了!”我转身看,浮光跃金,姗姗来迟的旭日,从容不迫地君临于峰峦之上,然后又几番隐去,几番现身。
. ~( p; \& m" K+ A
- u; [# Z$ s5 x- S$ L   ' C1 }( T" w# J

, l. Z! `6 p! `/ p# H  聚仙阁前,朝阳乍现,晨露未晞,此时,如何看花?我觉得把花朵、云朵和天空并在一起看是最有意思的。这样,我眼中之物,便有了我心中的角度和高度。我要让我所见的,停留在我所念想的情境和位置。在陈峭,我就这样看了那些格桑花。
% M7 Q* n; j, |$ e; w2 T7 P/ q% T- ]" Z2 {/ ~- \
  下了山,我走进陈峭村。关于陈峭村,专业人士这样描述:“陈峭村座落于石马顶火山的环状凹地上,群山环抱,峭壁如削,故得名。民居均夯土泥墙、双坡瓦项,虽淳朴至简、貌不惊人,但都依着山势层层叠叠齐整有秩地排布着,古朴却不失韵味。”这是带着学院派味道的描述。的确,在我眼里,陈峭是清秀的、简朴的,幸好它没有被涂刷千村一面的粉墙。但就“古”而言,并不是它的古意打动了我。那次风雨中,第一次到陈峭村,只在公路边那户人家家里吃了午餐,然后沿湖边走了个来回,并没有真正深入村巷。此刻,早晨七点左右,踏着青石路,在村子里走走,是愉快的,一切看着顺眼,合意,自然,没有压迫感。别人的村庄,此时也不妨暂借作我自己的村庄。我向民富路8X号的大婶,讨得了清晨的一杯开水。她就像我邻居,和善,亲切。她的住家,兼开着一间小店铺。家门前晒着一些就地取材用芦苇杆捆扎制作的扫帚。“一把多少钱?”“十块。”
* q3 N4 M' v; R2 r% z' H9 \8 R. p$ M$ u
  朝阳沐浴下的陈峭,在我眼前。在陈峭村向对面回望,聚仙阁在万木簇拥中只露着阁顶檐角。
$ Z; _# K5 H5 f- D$ s9 ?6 \- g, ~3 x
  对我来说,陈峭还沉浸在2014年一场秋冬之交的雨中。那是我初见的陈峭。* F9 E3 e. l' \7 |% j, I$ Q: ~

6 i( \% Z. w5 ]/ {* A9 u$ p  我认为:最好的陈峭从夜晚开始,最美的陈峭在雨中。随夜色融入黎明,与风雨共享山水,特别有趣。
  `1 c/ A* I: o1 l7 y$ `8 Q
( P& T% z3 k' k$ n) N. H, z  那时,东道主的安排别出心裁,我们走了一条特别有意思的路。跨出周宁的地界,绕道政和,前往陈峭。一水之隔,便由周宁泗桥,踏入政和西溪,在西溪村口小憩。然后,一路停车,再停车,看它附近的山水。过政和西溪村,抵达雾里桥。在桥上看风景,水墨江南、青绿山水轻启了一角画卷,有如烟如雾的迷幻,还有拥翠凝红的惊艳。路上的风景,终究在路上。接下来,到了外西岩村边,这里仍是政和的辖区,因修路遇阻,泊车暂歇,就趁机逛了逛这个小村庄。自外西岩启程,不到二十分钟,云山雾水的陈峭,便在眼前。采风于周宁,走政和的道路,像闲逸的一笔,悠然出离的弧线,且停且行,过眼额外的景色,掠来无意的风光。这一切,是为陈峭的出现,作妙不可言的铺陈吗?& p8 z, ]7 W( b/ k5 }
6 h& \7 S; n# E8 s7 R' M) a/ r7 q; A
  陈峭到了。向前看,巨石峭壁挡住了视线。陈峭之峭,果然名不虚传。向下看,谷底蜿蜒而来的是偶露身段的鸳鸯溪。鸳鸯溪在此划开西南、东北,分出了屏南与周宁的界线。陈峭景色,实则是屏南鸳鸯溪流域景观一脉相承的延续。
: z# F5 s1 V: B1 q# U+ q/ F% z  X7 S" u7 ?+ t
  盘桓陈峭山水,有两种方式,或徒步登高,或乘车直达山上栈道。我选择徒步。从山脚到山顶,从微风微雨登到大雨淋漓风横雨斜。0 f7 V- }: g- t* w

. ^6 K' e# N' y: b  沿石板条步道拾级而上,四面云山相簇,山川如画,烟雨如梦。陈峭半山处,有孤峰独耸,成为登山全程的视觉中心、视觉焦点,真不负一个“峭”字,更不负一个“翘”字。孤峰其实并不高,但在那里,它所处的地位,特立独出。从远到近,再到远,从仰视、平视,到俯视,它以不变的姿态对应着你移步换形的视角。它是沉默的、静止的、没有表情的,但也是丰富的、生动的。它深藏着一些东西。在近处,它让我细看了它峰顶上风化的块面。我试着理解这些细节所传达的时间的、地质的含义。
! W/ P2 h+ J7 g$ Q$ ?1 C
4 J* j- B  }3 H& n3 e   - S, l. [8 Z: Z( f  |) f

- y9 M( s! {. s" v0 |6 N8 K  山水,山水画,从实境到纸上,从纸上到实境,都足以让人倾心,沉入。雨中的陈峭,即是画卷。这一刻,我身在其中,不是局外看客。恽南田说:“写此云山绵邈,代致相思,笔端丝纷,皆清泪也。”山水中,自有无限的生命信息,丰富的情感波澜。陈峭山水,尤其是在雨中,容易引发我许多联想。  k! H: B3 j+ M! q

0 ~! `' H# V) L: _  z5 y  记得先贤游寿先生的一段题跋:“余家乡负山面海,草木常青,海雾烟霞,阴晴变幻。春秋佳日,临流看花,轻雨雾迷,涛声悬瀑争鸣。五十年远客,每怀太白天姥之吟,放翁霍童之忆,菊园石涧,历代名流吟咏之矣。余好烟霞苍翠之景久矣,每梦游奇景……烟影晴晖,触余怀兮……”游先生一生颠沛,久客北地,以至老死。念此,为之戚然。虽然,她没到过陈峭,但这跋语的情致与陈峭是声气相通的。
0 p# Z% {0 Y6 |1 A
; R% `1 R3 w" B2 p' A# h# g  登高至凤翔亭,一路的视觉焦点,那一柱独耸的孤峰,已在下方。此时雨是横着来的,伞面忽地被向上拉直。由此继续攀登,到达山头平地,那里有一片梨树林,枝槎光秃秃地等着来年开花。穿过梨树林,到了玉泉庵前,绝顶之上的聚仙阁即在望中。冒雨登陈峭,团队的出行,又一次变成我落单的孤旅。没时间登顶聚仙阁了,急急返回头接应我的周宁朋友,领我下山。午餐早已开吃,满桌的特色佳肴,诸如土豆丝汤、泥鳅面,实在诱人不浅。午餐后,雨不停,风不小。沿村前湖边走,湖光中倒映的陈峭村,迷蒙,静美。湖畔山坡上,那些古老的树木,我去看了它们。雨打湿了它们的苍老。3 `0 Z% J( M3 _

7 K- ?) S, ]( M, V; Y  在陈峭看山看水,对我来说,除了愉悦,与之隐约相连的还有更复杂的感受。) L$ i$ t1 o' v  f

/ O/ o1 @2 Y6 y  “但去莫复问,白云无尽时。”这是王维送别朋友。我没有人可送别,也无力写下一首哪怕是貌似的五言古诗。
+ f! z' W) Q$ u& q$ c' p6 g7 u, T' }) c, ~6 I
  我回头,挥别的是永恒的山水。
+ Y0 T* X3 \$ _
( s% ?& z, L+ r: i# I; j  ■徐锦斌 2017年10月15日初稿,18日定稿
5 a, m, p. `% w; o: x7 W
) G1 Z1 ?' v) y& ]* h  
+1
39600°C
3
  • joker
  • 帅客
  • 友储钢铁
过: 他们
分享到:  微信微信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易信易信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鲜花鲜花1 鸡蛋鸡蛋 分享到新浪微博
沙发
发表于 2017-10-21 09:26:26 | 只看该作者
好文章,细细品味,韵味油然而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发表于 2017-10-21 09:56:3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发表于 2017-10-29 20:36:51 | 只看该作者
虽然有些凌乱,但不失为一段好文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GMT+8, 2018-2-24 10:04 , Processed in 0.561129 second(s), 5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03-2018 浪淘沙 版权所有

常年法律顾问:福建闽星律师事务所 陆林 主任律师
本站为民间公益性网站,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浪淘沙(LtsBBS.com)的立场无关! 免责声明
主办:周宁浪淘沙志愿者    协办:怡然农业(周宁)、周宁县旅游局、浪淘沙志愿者协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