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账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544|回复: 17

[诗画美文] 陈谦:喜结良缘,患难与共,相濡以沫35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2 16: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1962年元旦,这是我一生中的一个大喜的日子。我和我的学生、真挚战友谢瑞玉,结为夫妻,成为35年革命生涯中患难与共的革命伴侣。

  瑞玉出生于1942年农历正月十八日,属羊。籍贯福建省周宁县泗桥乡赤岩村。该村地处周宁北部,与政和县镇前乡紧邻,村前有条小溪和一座清代古廊桥,桥下溪中间有一座酷似“官帽”的岩石。是闽东地区的一个古村,居民不上千人。解放前曾先后划为寿宁县、政和县管辖。在周宁县算得上是一个文化大村。民众会操两种方言——政和话和周宁话。

  瑞玉天生丽质,她是整体的花,她是生香的玉。她家老宅墙头上,书有“玉树生香”四字。不知哪方仙人早早就为她取了瑞气呈祥的好名。瑞玉,这个不俗又雅的名字,叫起来特别亲近、悦耳。村里的老人,说她的容貌“像观世音菩萨”,一眼看去,果真如此。这是外表,透过外表看心灵,她确有观音菩萨般之慈悲心肠。

  瑞玉在周宁卫校学习时,是学生中年纪最小的5个同学之一。学风端正、思想单纯、吃苦耐劳、求实真挚,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孩。她有一个弟弟,名谢世富,小她2岁。她父亲谢万书,一生从事缝纫业。有5个兄弟、2个姐姐。

  谢姓是赤岩的大姓,占全村人口80%,有较多田产、房产,土改时,全村评上地主成份者有几十户。其中不乏为开明地主、文化地主。

  全村古宅连片,一栋紧靠着一栋,栋栋有侧门相通,后门连通。街巷之间设巷楼,楼下有厚厚的闸门,可随时上下启动,一旦土匪进村,鸣锣或鸣枪示警,瞬间放下闸门,一个也跑不掉。村庄四周,筑有高高碉堡各一座。堡内有深井一口,还有粮仓一个及瞭望孔、射击孔,可对来敌实行火力封锁,确保全村安全。这在匪情四起的旧社会,这种建筑设计起到了很好的自卫保安作用。

  我岳父高小文化,置有老式缝纫机一台,靠裁剪缝制衣服,维持生计。一生老实、少言。

  岳母阮明凤,是洋尾村人,娘家离赤岩仅3华里,从小就到谢家做童养娘,与我岳父同龄,19岁圆房。一手好手艺,帮我岳父缝衣、扣、绣花边和裙带,是持家强手。

  瑞玉真正称得上是贤妻良母。她为人憨厚,诚实,善良、贤惠。无论是干工作,做家务,总是默默无声、任劳任怨,勤勤恳恳,责任心强,敬业精神佳。她把一生的精力全部奉献给事业、奉献给家庭和孩子。在艰难的环境里,仅靠有限的工资收入,维持一家生活并挑起一个家庭重担。克服了许许多多困难,好不容易培养三个儿子上大学,是有口皆碑的模范妻子,优秀母亲。

  长期以来,由于我身兼多职,工作担子重,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家庭事务常常无暇顾及,相对而言照顾家庭、孩子的时间很少,家务事几乎靠她一人操劳、料理。她是我所接触到的道德最高尚、心灵最美、精神最阳光的最佳女子。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爱上她的那一刻正是两人对视的那一瞬间,彼此发现对方爱上了自己并深深刻入心底,久久忘不了,想忘忘不了,永远挥之不去。这是我的心里话。我深深感觉到她是那么纯洁、善良、真实、可爱。她行将毕业时,有一天她几次踏进我办公室,问我有没有衣服要洗,我说:“没有,我自己会洗。”又一次她进屋说:“你很忙,洗不干净。我帮你洗吧。”第二天,我发现自己衣服不见了,想必被她拿走。傍晚,我开会回来,见洗好的衣服已整整齐齐叠好放在我的床上。我把她叫来问,她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站在门口看着我,就那一瞬间,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她内心世界,从此在“难忘”中两人逐渐爱恋上了。当时,她才17岁。

  此后,通过书信来往两年,确定了关系,正式订婚。1961年冬,我到咸村保健院看她,正式商量结婚事宜。见面之时,两人心脏超速运转,脸颊发烫,我想当时心率肯定不少于每分钟120次。选定日期后,我建议元旦结婚,她说:“听你的。”尔后各自征得父母同意才宣布1962年元旦结婚。那天定下结婚日子时,我鼓起勇气第一次握一下她的手。像通电一样,那种感觉,十分特别,一生忘不了。

  我父亲来信,恭请谊妈郁瑞主婚。谊妈欣然答应,写了回信,表示婚事由她筹办。我父母年迈、路远,无法前来。

  那个时节,国家粮食困难时期尚未过去,市场萧条,物资奇缺,我凭结婚证按规定,也只批到水果糖5斤,饼干10斤,白砂糖2斤,冰糖2斤,花生油1斤,花生5斤,布票2丈,粮票10斤,精粉5斤,葵花子5斤,瓜子5斤,再也没有其他“特殊供应”了,我只得花钱买议价或高价货解决结婚那天的喜庆茶点了。

  为了能够在婚礼中办成一个茶点会,招待宾客,我们只好托上海、福州的亲友,四处奔波,买些高价糖果饼干和支撑门面的“高级奶糖、软糖、透明糖”和桔子等。61年12月30日,我们要将上述有限东西分成8大盘和几脸盆,放在婚礼茶点会上,其他人则以“小喜包”形式分发。在当时物资奇缺的条件下,一个自制红礼包中也只是象征性装进一些糖、饼、瓜子、花生,表个心意。这在那个时期已算得上很体面了。(文革中被扣上“搞排场”的帽子被批判。)

  婚礼在县医院会议室举行,布置的虽不豪华但却显得五彩缤纷、喜气洋洋,毛主席像下贴个大喜字。

  主婚人是我谊妈——郁瑞医师。证婚人是孙庆松(县医院院长)。两只金戒指和上海手表就是新郎新娘交换的礼物了。司仪由医院陈挺垣医师担任。

  出席婚礼的有:县委书记成波、副书记张战元、赵嘉斌,常委有王春芝(农工部长)、王芝廉(财贸部长)、任秉法(宣传部长)。县长王清毅,副县长陈文发、余三江、李居瑞。还有粮食局长司金发,商业局长王崇杰、文卫局长林金炎、防保站长梁岩、张登宝等等。其他来宾则是我的亲友和部分同事,师生代表,计100余人。挤满会议室、站满一走廊。在当时,这个婚礼算得上最隆重、最热闹了。

  没有办酒席,没有收红包和礼物。(这样简单的婚礼都成了“文革”中批斗我的内容。)

  所有来宾都在大红绸上签名纪念。这在周宁县过去没人搞过。(红绸上的双喜字是我谊妈精心绣成的。)这也成造反派攻击内容之一。真是没茬找茬,恶意中伤。

  新娘房设在县医院新宿舍,一个16平方米的房间。(当时算大间了,一座宿舍,楼上只有两个16平方米房间。(院长住一间。我这一间原是3人宿舍。)床上有2床新棉被(谊妈和我父母各送一床)、一条毛毯(大哥送的)、一条新床单、一对绸缎绣花枕头(姐姐送的),两对高级暖水瓶、脸盆、还有毛巾、衴巾、毛巾被、两双皮鞋、袜子、4张折叠椅。这就是全部家当了。那时代算是“好得很”了。而这些东西都是我兄、姐和亲朋好友赠送的。当时在周宁,已是十分体面了。

  个人没有一件家具。一张木制双人床和一张办公桌,还是医院提供的。只是新装上一盏100瓦的电灯泡,显得有点奢侈,我只在头几天有宾客来访时,偶然亮过,几天后就自觉卸下了。

  新婚之夜,气温骤降到冰点,天下着“雪米”,没有任何取暖的东西,俩人用热水烫脚后,我让瑞玉先上床休息,因为她从咸村赶了60里路,回来两天都在忙,显得有些疲乏。待我写完日记,她已呼呼地睡着了,次日清早醒来时,窗外已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想到冻雨转成鹅毛大雪整整下了一夜,足有四寸厚。我俩踏着积雪,身后留下了一行深深的脚印,走到旧医院吃早饭。

  谊妈已经为我们煮好热气腾腾的蛋麺,迎候在门外,郁兵点燃了一串小鞭炮表达了喜迎新人的意思。

  1962年元月3日,我和瑞玉在好友郑孝星,内弟谢世富陪同下,到赤岩村拜望岳父岳母。按照当地习俗,孝星挑了一担“红布袋”,内装八大盘礼盒,有猪腿、两只公鸡、目鱼干、线面、花生、龙眼、蛏干、冰糖、瓜子等。(困难时期备这些东西已是十分不容易了)。

  次日,岳父家办几桌酒席,宴请娘家亲朋好友,基本上是农家粗菜和有限的鱼、肉、蛋,跟现在没法比。我总觉得“对不起”客人,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但我岳母说,那时候已算是“很丰盛”了。如今,许多人很难想象那是什么光景。

  在赤岩小住两天,5号回到县城,6号我送瑞玉回咸村上班。一周婚假结束,谁也不敢超假。咸村保健院的同事,送一个脸盆和热水瓶给瑞玉,我们也不敢收。听瑞玉说,后来充作公用,退回各自出的钱。我们带去了几包糖果饼干分发大家,就算勉强交代了。显得“小气”,但那时又有谁能做到“大方”呢!只好道声“对不起了”!

  这里有个小插曲不得不说。瑞玉自己花钱买了一斤很好的红毛线,自己织了一件毛衣,回周宁时,登“新岭”穿着又冒汗,于是脱了,挂在世富内弟挑的布袋外,路上竟掉了,等爬上岭头时感觉冷,想穿上的时候才发现。姐弟俩焦急,又急匆匆返回岭下一路寻找,明知一路上只见到一个挑担的人擦肩过,再也没有别人了。问他时只说“没见到”,虽然看出他回答不自然,也明知毛衣就在他布袋里,隐隐约约看得到,也不敢动手“搜”,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了”。这姐弟俩都是老实人,换成他人,不至于要不回来。在困难时期,一件纯毛毛衣,相当一个月的工资呢。

  掉了毛衣不打紧,姐弟俩硬是“守口如瓶”不吭气,直到第二天晚上,我才发现她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内衣加灯芯绒外套,大雪天冷得嘴唇有点发紫,鼻塞。在我追问下这才说了丢失毛衣的经过。后来我把自己一件新织的毛衣给他穿,谊妈叫师傅给他赶制了一件棉衣,才抵御了零下几度的严寒。足见瑞玉是一位多么老实的人啊!我当时深深自责自己太迟发现她丢失毛衣这件事,以致她冻了一天,心里难过得很!

  结婚的时候,我买了“海军呢”,请周宁最有名的师傅,缝制了一套呢子中山装。谊妈又赠一件亲手缝制的深兰色全棉棉衣,穿起来非常暖和。

  
+1
7561°C
17
  • 笑谈
  • 轰隆隆
  • 问鼎九龙
  • 长河落日圆
  • 周家少奶奶
过: 他们
发表于 2011-12-2 16: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字里行间是楼主夫妇浓浓的爱意!
发表于 2011-12-2 16:5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先生.50年的事还记得那么清楚.真是难得..顶一个
发表于 2011-12-2 17: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堪称经典点滴回忆!
发表于 2011-12-3 22: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伉俪情深!半个世纪的爱恋。张仲景用乌头汤治类风湿性关节炎,陈老试了吗?
发表于 2011-12-7 12: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谦老同志的一生,为周宁的建设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衷心祝愿他晚年幸福安康!
发表于 2011-12-7 13: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花甲之年能回想起当年的往事是一件幸福的事。
发表于 2011-12-7 13:2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夫妻,相濡以沫,可敬可敬
发表于 2012-5-8 23: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受人尊敬的老者
发表于 2012-5-9 06: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家少奶奶 发表于 2011-12-7 12:30
陈谦老同志的一生,为周宁的建设和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衷心祝愿他晚年幸福安康!

最近出了一本自传《风风雨雨七十秋》,很不错的书,多读读能学到很多东西。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GMT+8, 2018-10-19 00:28 , Processed in 0.693664 second(s), 6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03-2018 浪淘沙 版权所有

常年法律顾问:福建闽星律师事务所 陆林 主任律师
本站为民间公益性网站,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浪淘沙(LtsBBS.com)的立场无关! 免责声明
主办:周宁浪淘沙志愿者    协办:怡然农业(周宁)、周宁县旅游局、浪淘沙志愿者协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