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QQ账号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江南雨

[微型小说] 每天一篇微型小说(总有一篇打动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1-2-10 00: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33、相亲

  这是我今年参加的第三次相亲。

  一坐下来妈妈便开始讲起对面那女孩的种种优点来,中心思想就是我必须娶她回家当老婆。

  我妈妈讲完,对方的妈妈又开始向她女儿夸起我来。

  半个钟头过后,两位妈妈才互相打了一个眼色离开餐桌把我们两人单独留下。

  我和她静静对视了一分钟,“好久不见。”她先开口道。
 楼主| 发表于 2011-2-11 19: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34、该哭的人不是你

  一个女孩失恋分手了哭着。

  上帝出现了,上帝问她你为什么这么难过?

  “他离开了我。”

  “你还爱他吗?”

  女孩重重地点头。

  “那他还爱你吗?”

  女孩想了想哭了。

  上帝笑着说:“那么该哭的人是他,你只不过是失去了一个不爱你的人,而他失去的是一个深爱他的人。”
发表于 2011-2-12 16: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谁

  因为小时候事故的原因,妹妹除了自己只能记住3个人——父母和我。在她18岁生日那天,我对她说:“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就把我忘了,将那个人记在心里吧”

  “我才不会呢。”妹妹笑了。

  第二年的某一天,妹妹和她的男友一起找到我,她带着哭腔对我说:“哥哥,我是谁啊?”

  
发表于 2011-2-12 16: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死于谋杀。

  上帝问:“你确定他爱你吗?”

  她说:“是的。他5岁时我们就在一起了,他经常会把我抱起来,爱抚我的额头,轻晃我的肩膀,他甚至愿意把每一分钱都给我……”

  “后来呢?”

  她说:“他为了从我这里拿钱给另外一个女孩买礼物,杀了我。”

  “真不幸!你叫什么名字?”

  “储蓄罐。”

  
发表于 2011-2-12 19: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能否坚持一年~~拭目以待~~
 楼主| 发表于 2011-2-12 20: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35、情人节玫瑰

  那是一年的情人节,我独自走在大街上。

  大街上最常见的一道风景,仍同往年的这一天一样,穿梭般走来走去卖玫瑰花的小女孩。

  我有种气愤的感觉,记得我有女朋友时,已经买了花,身边还是不时有小姑娘凑上来,或叫哥哥,或叫叔叔,让我买花。搅得我很心烦,很气愤。但是今天,当我一个人走着,没有人问我买花时,我更感气愤了。这些小丫蛋子真是势利眼,看我一个人就不问我买不买花!

  可是,当真的有人来问我买不买花,我还是气愤。我买花给谁?

  为了躲避那些花,我跑进了一家网吧。虽说是情人节,网吧里的人仍然很多,我想要么是情人在远方,要么是像我这样的单身者。

  打开QQ,真扫兴,加为好友的没有一个在线。可能都会情人去了。只好进行查找,漫无目的地查找。忽然我看见了一个特别显眼的名字:情人节玫瑰。我心里想为了躲玫瑰才到网吧,没想到又碰到了玫瑰。我没好气地向她传送:“正好没人送我玫瑰,把你卖给我吧,多少钱?”她迅速回答:“我这是情人节的玫瑰,只送不卖。”只送情人,我心想就拿你开开心吧:“我做你的情人怎么样?”她倒也爽快:“聊聊再说吧。”

  也因我实在无聊。这一聊说是将近一年。其实也没聊些什么。开始几天全是嘻笑怒骂,调侃玩笑,后来慢慢都诚恳起来。却也没提到什么情爱之类的。

  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一年来,我竟觉得生活中缺不了她。渐渐喜欢上她了。感情真是不可捉摸,不但能一见钟情,还能一“键”钟情。

  这天又是情人节,是我与情人节玫瑰相识一周年,我提出了见面,她在犹豫,过一会儿,她说:“这样吧,给你出个问题,你猜猜我现在是右手握鼠标还是左手握鼠标?”

  这不是故意刁难我吗?倒不是问题有多难,也不是因我看不到——随便猜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命中率。只是我猜完后,也完全可以不承认。反正我看不到。

  盯着她发过来的话。我忽然灵机一动,张口就说:“右手。”她说错了是左手,我不慌不忙地说:“我猜错了,可是你没说是猜对了见面,还是猜错了见面。”她急了:“按一般情况都是猜对了才算。”我说:“可是今天是特别的情况。去年情人节我们相识,今年情人节我们见面,你不觉得今天很特别吗?”同时我给了她一个笑脸符号。

  她终于说:“见面吧,在哪?”

  我说:“文化影都。”

  “怎么认?”

  我说:“我拿玫瑰花,送给你。”

  “左手还是右手拿?”

  我也决定戏弄她一次:“左手右手都拿。我多买点,先卖,卖不完就全给你。”

  我左右手各拿了一大把玫瑰花站在文化影都前,当然我也没去卖。因为也卖不出去。

  一个声音喊我的网名,我抬头,一个长头发的漂亮女孩子,长得像玫瑰一样美。

  “你怎么能认出我?”

  “整个大街上就你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卖花。”

  她看着我的花,说“谢谢你,我也送你玫瑰花,跟我来。”她带我来到一个屋子。

  屋里满是火红的玫瑰花,我吃惊的看看花,又看看她,她说:“都是送给你的。”

  她是开花店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2-13 13: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36、放心不下

  她患了肺癌,住了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医生说她癌症晚期,在人世间的日子,也就一个月了。起初孩子们忍着悲痛,不愿意把这消息告诉她,可越掩盖她越怀疑,因为从女儿的眼睛里,她已经读到了她的病情。到她的男人真正把病情的真相告诉了她时,她倒平静下来。死,她倒不怕,人早一天或晚一天,都要死的,这只是个早晚的问题。可目前,她不愿死,也不能死,因为她还放心不下她的男人:他不会做饭,不会洗衣,不会照顾自己,他有高血压,连按时吃药都不知道。

  他就是这样一个书呆子,几十万字的书,能写;可连热了减件衣服、冷了添件衣服都不会。这衣食住行,一切都得她操心。一次,单位要她去外地出差,她就去了三天,可回来,家里锅、碗、瓢、勺都翻了天。大女儿在外地工作,生孩子的时候,她去了一个月,家里便去了电话,说老头子高血压病犯了,住了院,她急急忙忙地回来,到了医院,据医生说,老头子这病,就是不按时吃药闹的。你看,她离开一天行吗?她想,在她的有生之年,得教会他做饭、洗衣,按时吃药,他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了,她再去死,到那时,她死也瞑目了。

  在住院的日子里,本来医院的饭菜很好,汤汤水水的都有,可她不吃,她要让他送饭,让他亲自做了饭给她送来。她要吃他炒的菜、熬的鸡汤,尽管他做得不好吃,她也要他来做。

  他第一次送的小米饭,有点糊味了,她仍说好吃,好吃。他含着泪,看着她把饭吃了。

  他每次送饭来,她都忍着疼痛,问他,衣服洗了没有?药按时吃了没有?老头点点头。

  老头知道他的用意,便有意地穿上件新洗的衣服让她看,她看了,那苍白的脸上,便泛上一丝的笑。

  女儿知道了,便说,爸爸的衣服我来洗,饭我来做。她说,还是让你爸自己做吧,自己洗吧。你们上班,时间有限,再说,他自己会做了,我死了也放心了。

  这些,老头心里明白。

  她在医院里住了20余天,便出院了。回家来,他还忙着培养老头的自立能力。他做饭,她亲自看着他往锅里添水,添几碗水,放多少米,米熬到什么时候才好吃,她都告诉他,这是她平时的经验,她像一个老师教小学生那样,耐心的细心的,看着他炒菜、洗衣,每天都提醒他吃药……

  饭菜、洗衣,学得差不多了,可就是,那高血压的药,他总忘了吃。

  她想,我还是不能死啊!

  夜里,老头躺在她的身边,深情地说:“其实,做饭、洗衣,我早就学会了。可我知道,你总牵挂着我,就不离开我。有个心理学家,曾讲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二战时集中营的人,自然死亡中毫无牵挂的占多数,而那些牵肠挂肚的人大都活下来。我总希望你牵挂着我,始终不离开我……”

  女人笑了,她因放心不下他,她竟然,熬过了预死期,一个30天,又一个30天,转眼已过了五十个30天了,老天,竟然,让她奇迹般地活下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2-14 11: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37、我给情人买束花

  下了夜班,家里空落落的。老婆上白班,我俩成了牛郎织女。唉!我匆匆吃几口饭,上床睡觉。

  刚躺下,手机“滴滴滴滴”叫开了,谁会给我发短信?打开一看:联通公司祝您情人节快乐!啊?今天是情人节!我的天,我居然把这事儿给忙忘了。

  虽说早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但是“情人节”怎能这样无声无息地过呢?想到这,我忙把手机调到“写信息”栏,我也要发短信。

  我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艳丽。艳丽是我的初恋情人,虽然我俩最后没走到一起,但她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给了我,结婚后我俩还到过一起呢。“丽:祝情人节快乐!”发送成功后,我合上手机,等待艳丽的回复。可是等了好半天,手机像断了电似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无情的女人!两年没见面就不认识我了。我暗暗骂道。对,给冬梅发。冬梅是我的老同学,上中学时我俩就传过纸条。半年前那次同学聚会,我俩还跳了舞呢,当时正赶上舞厅关灯,那“温柔一刻钟”我至今不忘。“梅:祝情人节快乐!”发送成功后,我合上手机,等待冬梅的回复。可是等了好半天,手机像断了电似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无情的女人!讨厌的情人节……我暗暗骂道。我真想不通,艳丽和冬梅居然谁都不回话。无聊,失望。我打个哈欠,刚想睡觉,手机却唱起歌来。

  “丁丁当丁丁当铃儿响丁当……”美妙的和弦音乐从手机中传来。我急忙掀开手机盖,号码不熟。OK,接听。

  “老公,情人节快乐!”是老婆的声音。

  “你,你在哪?”我不知说什么好。

  “我在厂门外,嘻嘻,请假出来的……祝你情人节快乐!”

  “亲爱的,我也祝你情人节快乐!”我动情地说。

  合上手机,我的眼睛潮湿了。多好的老婆呀,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我哪里还有睡意,赶忙翻身下床穿好外衣,走出家门。

  外面阳光很好。

  “玫瑰玫瑰,我爱你……”我哼着歌,大步向花店走去,我要给老婆买一束红玫瑰。
 楼主| 发表于 2011-2-15 19: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38、醉

  他决定大醉一场,于是去了“游民部落”酒吧,叫了一大堆啤酒,独自享受。

  酒吧外最后一辆汽车远去,摇滚乐也随暗色灯光宁静了。他端起硕大的酒杯一饮而尽,啤酒瞬间在胃里膨胀,似乎要溢出来。

  “先生,酒吧3点打烊,请明天再来吧。”一个清纯的女孩恭立在旁,眼睛大大的,声音很甜。许可一颤,说:“哦,好。”他掏出一支烟来,几次没点着。他的脸消瘦而苍白。

  他搓了搓手,问女孩:“抽烟吗?”

  “不,谢谢。”女孩有些惊讶。

  “抽支吧,外国烟呢。我抽过最棒的烟,对鼻腔刺激不像一般的烟草味那样粗糙而模糊,它带着一种舒适的温情。而且,它还有独特的香味,你闻闻,一种馨香,无法言说味道……”

  “对不起,我不抽烟的。”女孩笑笑,眼角流露出一丝熬夜的憔悴。

  “你到这没多久吧?似乎不习惯夜生活。这烟有提神的功效,抽一支保准精神。放心,绝对没放毒品……”许可说着笑起来。

  女孩也笑了。“您是广告人吧?”她问。

  “不!我搞美术。我不太喜欢广告,每天吸进的是广告,呼出的还是广告,真让人窒息。而且我思考不够周详,行动也不够敏捷干练,我不喜欢加班,不喜欢和意见相左的人争辩……我热爱美术,热爱自由,就像热爱我的生命。我喜欢在艺术的天空里随心所欲……”透过蒸腾迷散的烟雾,许可觉得女孩很迷人,不知不觉说了许多话。事实上,他失业两个月了。

  “您的语言含蓄而有张力,如果做广告,一定是个优秀的广告人。”女孩笑着说。

  “真的?”

  “3点了,先生。”看领班朝这边走来,女孩忙说。

  许可摇晃着站起身来,拿起挂在凳子上的外套惊叫起来:“钱包!我的钱包呢?”吧台那边听到喊声,把灯光开到最亮。许可围着座位找了两圈,然后嚷道:“你们这怎么搞的?太,太乱了,下次再不来这种地方喝、喝酒啦。客人随身财物都没保障,怎、怎么做生意啊!”他边嚷着边踉跄地往外走。

  保安在门口堵住他:“在哪丢的?什么时候丢的?”“我进来时把衣服挂、挂在椅子上,喝完酒钱包不见了……”“是吗?干嘛急着走呢?不等找回钱包,也不索赔?”保安满脸横肉,瞪眼看得许可心里发毛,手心出汗。“算,算了,我有急事,算,算我倒霉!”“倒霉?这么简单!在老子地盘上撒野,吃了熊心豹子胆啦你?!”保安拽起许可,把他摔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

  “凌队,放了他吧。他的单,我买。”甜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可感激地抬头,看到一张微笑的脸。她真美,比月光还明亮……

  念叨着女孩的话,许可接连几天跑新华书店看广告书。他发现这是个新兴行业,半路出家的人很多。他留意了不少招聘启示,感觉自己符合文案要求。于是,他决定去广告公司应聘。

  到第七家广告公司应聘时,经理决定让他试用三个月。这家叫“名舰”的公司办公室不大,人却不少,十几个人挤在一起,天天开动脑会议,许可喜欢这种气氛。

  上班一星期,许可便发现了自己的广告天赋,他提的几条意见都被采纳,并赢得了客户好评,经理对他很满意。周末,许可带着羞愧与感激再次走进“游民部落”,可女孩已辞职了。“昨天走的。”酒吧的人告诉他。他感到一阵心痛,干枯已久的泪腺和灵魂一齐潮湿了。

  第二天,许可正写一个酒吧文案,恍惚听到隔壁的经理室里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游民部落优势突出,价格低,服务好,但酒水质量不高,这是我们的突破口,取长补短,定能给其致命打击,挽回欧典走廊的败局……”

  “你好,我叫艾佳,欢迎加入‘名舰’。”正在愣神的一刻,甜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可涨红着脸,摇晃着站起来,仿佛又有了醉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11-2-16 18: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39、蚁

  无数褐色的小怪物,在那嵌着两片玻璃的纸盒里骚动着、工作着。卖蚁人给它们一点儿沙,它们便在沙里掘下一条条的坑道。当中有一只比较大的蚂蚁,差不多始终伏着不动。这是其余的蚂蚁敬畏供养着的蚁后。

  “这些蚂蚁是丝毫不要人照顾的,”卖蚁人说,“只要每月从这洞口投下一滴蜜就够了……仅一滴……蚂蚁自己会将它运走并将它分派的。”

  “一个月只要一滴吗?”年轻的女人说,“一滴蜜便可以把这许多蚂蚁养活一个月吗?”

  她头上戴着一顶阔边的白草帽,身上穿着一件花色的褂子。她的两臂是赤裸着的。卖蚁人凄寂地瞧着她。

  “一滴就够了。”他重复着说。

  “这多有趣。”她说。

  于是她买了那透明的蚁窝。

  “亲爱的,”她说,“你看到我养的蚂蚁吗?”

  她用指甲上涂有颜色的苍白的手指,捻着那看得见蚂蚁在动的小玻璃匣。男子坐在她身边,欣赏她的微俯的后颈。

  “你是怎样使生活有趣啊,亲爱的……有了你便什么都是新鲜的,昨晚是听巴赫……现在却是这些蚂蚁……”

  “瞧啊,亲爱的,”她带着一种他所喜欢的(她知道他喜欢的)小孩子的热情说,“你瞧这巨大的蚂蚁啦。这是蚁后……那些工蚁服侍着她……我亲身饲养它们……并且,你相信吗?亲爱的,它们一个月只要有一滴蜜就够了……这不颇有诗意吗?”

  八天之后,她的情人和她的丈夫两人都厌倦了那蚁窝。她把它藏在自己房里壁炉上的镜子后面。到了月末,她忘记了那一滴蜜,蚂蚁都慢慢饿死了。它们直到末了还留着一点儿蜜给那最后死去的蚁后。
自动排版 |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访问

扫描二维码

手机打开此页

鼠标滚轮调整大小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GMT+8, 2017-5-29 06:26 , Processed in 0.352687 second(s), 37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 2003-2017 浪淘沙 版权所有

常年法律顾问:福建闽星律师事务所 陆林 主任律师
本站为民间公益性网站,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浪淘沙(LtsBBS.com)的立场无关! 免责声明
主办:周宁浪淘沙志愿者    协办:怡然农业(周宁)、周宁县旅游局、浪淘沙志愿者协会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