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点我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81|回复: 0

森林公园徐家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 19: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周宁人,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浪淘沙。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点我注册

x
  周宁县省级森林公园位于浦源镇西北面的仙风山上,茫茫数万亩森林尉为壮观。据说在七步镇徐家山村有一座村级袖珍森林公园,面积约10亩,原县委书记唐颐先生对这片森林情有独钟,曾经亲临村庄参观,并撰文称赞。带着一份好奇心、一份对树木的喜爱,去年初春,我独自上山探访。9 G& l* K4 G6 L
  - G( z" u; D- @6 ]+ P' |4 r" l
   004kAsZuzy7ydlj5Pnb11&690.jpg
: L# X* I( O: I: p1 C  
* X, Y8 n% ^/ K/ j9 w+ m  徐家山村位于七步镇西南4公里的高山之颠,海拔930米。从七步溪头村过六蒲溪,一路上坡,辗转于弯曲的硬化村道上,直到山顶才发现别有洞天,视野之内绵延起伏的小山丘格外柔情,婀娜多姿的毛竹林随风荡漾,层层绿涛碧波逐浪,无比壮观。就在这苍茫的绿海之中坐落着一个恬静祥和的小山村,黄墙黛瓦,炊烟袅袅,散发着悠悠古韵,一条清澈的小水沟穿村而过,留下自然的洁净与清凉,村巷特别干净,见不到一片纸屑、一根枯草。村子的后门山是一片葱郁的古树,以柳杉为主,间杂着不知名的高大乔木,还有翠竹点缀其中,柳杉多在百年树龄以上,这就是袖珍森林公园了。在小小的村医疗站门口,几位纳凉的老伯非常热情,你一言我一语,向我娓娓道出村庄的故事。$ c7 v9 N/ ]/ z7 v& w0 h
  0 `- r* s; A$ t  z6 x* Z# R
  故事一:先祖肇基。北宋年间徐氏先祖二三公从闽北浦城房尾村来到寿宁纯池拓居,大约在1136年前后,徐氏三九公来到李墩黄蒲坝头潭居住数年,不尽如意,举家爬山越岭四处寻找理想的肇基之地,行至巍峨的青岭山腹地,忽然所带的公鸡高声啼鸣,先祖环视四周,低矮的丘陵簇拥着一方小盆地,一泓清流舒缓地从盆地中央淌过,真是个山水有情的宜居宝地,先祖认定这是上天注定,土地公显灵,当即决定在这方宝地兴居,从此过着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在近900年间,徐氏在这里繁衍了31世,现在村里有120多户,500多人,其中徐姓400多人,从李墩际会村迁入的叶姓和从七步柿洋村迁入的陈姓共100多人,村民开垦耕地536亩,林地1964亩。8 a( ]. s1 [2 b; u! x0 `* `  j
  
% Q( V! D9 y8 \  故事二:徐春元闹革命。徐春元于1912年出生在徐家山一户贫苦的农家中,1932年秋,20岁的徐公毅然参加了革命,秘密加入周墩县革命小组,以徐家山村工农赤卫队队员的身份参加周墩暴动,1934年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徐家山村苏维埃政府委员、中共徐家山村支部委员,参加了周墩游击根据地的土地革命斗争和闽东北苏区的反“围剿”游击战争。1935年初闽东红军主力转战外线后,随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转移到山区坚持革命斗争,任中共周墩南区区委委员兼徐家山村支部书记。1936年11月在反“清剿”斗争中因叛徒出卖被捕,在七步南洋村被敌杀害。徐春元烈士英勇的革命事迹被载入《周宁县志》,周宁人民将永世铭记。+ {& K; H  @- e- z# ~. M; i7 h
  
& Q3 a" y1 k, L  }7 H6 ~  故事三:徐龙兴力保风水林。徐家山四面环山,但东西两处山口偏矮,堪舆理论认为,这样不利于藏风聚气。徐氏先祖自肇基开始就在山口种植柳杉,柳杉林正好堵住风口,即便台风来袭,村里的土木房也安然无恙,得到树木保护的村民养成自觉植树护树的优良传统,村子四周的原始林几近完好地得以保留,树林涵养水源的作用也等到充分的发挥。1989年,几个外地人看上村东面的一片柳杉,与村委商定用14万元买下古树,且大部分村民也议定用卖树的钱盖新祠堂,可当年只是个17岁高中生的徐龙兴力排众议,据理力争,终于保住了这片树林,永远庇佑村庄风调雨顺。
" w1 e* m. i4 e) ]0 K4 q  x  
% x1 V; p2 ]; B0 @1 a8 X  初春时节,万木葱茏,村西面一株高大的乔木光秃秃地耸立在一片嫩绿之中,特别别扭,村民形象地称这棵树为“不知春”。我想,这棵树是在积蓄力量,厚积薄发,就象村里许多默默无闻的年青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们走出山村,在外创办企业,年产值达3亿元。那一次回到城关后,四处寻问“不知春”的学名,没有寻得结果,这棵奇特的树几乎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x, ^" |# m7 ^& p
  
" k  l, l( C1 s& f! R- [   004kAsZuzy7ydlq8Obg82&690.jpg
/ m; U' i" D9 P* K) I8 y  9 C1 P7 v5 `4 W) o6 c4 E: f
  今年盛夏,在徐老师的带领下,我再一次探访村庄。车到山顶,公路旁一棵野生猕猴桃挂满诱人的果子,徐老师告诉我,这山里尽是猕猴桃树,最大的一棵能采下300多斤果子。邻近村口,村庄的新变化扑面而来,一座崭新的茶叶加工厂特别显眼,工人们正忙碌着。森林公园的仿生大门已经落成,村里多出10多幢新楼房,还有几幢正在建造之中,真没想到,仅一年时间,山村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如果说上一次看到的是袖珍森林公园,那么这一次我眼里是一个美丽而生机勃勃的大公园,公园外层是茂盛的千亩竹林,中间是层层的梯田、茶园和古树林,中央是古色古香的村落。相传在很早很早以前,大肚弥勒佛云游四方,见人间许多村庄山多地少,村民食不裹腹,遂发慈悲,从“种子袋”中随意取出两粒种子撒向人间。种子发芽长大成树,两树形状相似,果味却有天壤之别,一甜一苦,村民称之为甜槠和苦槠,可食用充饥。徐家山村有成片的槠树,有数百年树龄的柳杉30棵,红豆杉5棵,赤楠4棵,闽楠3棵,黄檀1棵,令人欣慰的是,红豆杉和黄檀都有自然繁殖的小树。村西面那株枝繁叶茂的柳杉王,鹤立鸡群般矗立在一片修竹和乔木中,显出几分霸气,走近细看,树围达6米多,树心早已蛀空,内壁焦黑如炭,原来50年前,2个不谙世事的小孩不慎把蛀腐的树心点着,不知何时,一棵碗口粗的毛竹从树洞中央长出,形成奇特的树中竹景观。那棵被村民称为“不知春”的树终于披上了一身绿装,长的是羽状复叶,豆科植物,原来,这就是珍贵的黄檀,它发芽特别迟,因此成了不知春的“傻瓜”。村北面的那棵红豆杉,树围达3米多,树高20多米,苍翠欲滴。. i: B9 W( k+ p" n1 M# ?* U" l
  
& W7 Q& n- K# B" I' C7 W  村庄东侧有一座大厅,厅内供奉圣母、林公和徐氏先祖的塑像,厅堂上方悬挂一面光绪十五年的“果蒙感应”贴金匾额,经历近300年,还是金光四射。有趣的是,厅堂两侧墙上刷了两块白灰,上面描了两句毛主席语录,其中一句是:“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可想而知,文化大革命时期,村民与破四旧的红卫兵斗智斗勇,语录是写了,可祖宗的神像还是端座在位子上,但新世界确实是建设了,这一点完全可以告慰英明领袖毛主席了。大厅旁有一口古井,引的是山泉水,泉眼就在几步之遥的后门山脚下,我们在草丛中没有看到裸露的泉眼,但侧耳聆听,地底下咚咚的流水声不绝于耳,真是神奇,据说,这眼山泉数百年来不曾断流。古井的井壁上趴着两只火柴盒大的石鳞,住在井旁的徐老伯介绍说,前两天,井沟里还有一只拳头大的石鳞,一到夜晚就呱呱地唱歌,今天不知道到哪串门去了。本来只生活在清澈的深山溪涧的石鳞,竟然拖家带口地迁居到村里,有点移民入城的味道,足见村庄环境的清幽洁净了。
& `& k% i9 L$ Y; U  k& D  
* m' I. x6 N3 _' [. L9 X( h2 G# g  高山腹地的徐家山村从不寂寞,村庄北临七步坑源底村,南连柿洋村,西接李墩东山村,古时候勤劳智慧的村民修了三条石板路与这三个村庄相通,路程都在5公里之内,至今这三条古道依然保护完好,还在发挥余热。今年,村里争取到了市支农项目,在村西面的半山腰上修了一条机耕路,大大促进村庄竹林业的发展。这段时间,旧宅垦复项目在村里得以实施,村民忙着拆除自家老旧的危房,已经腾出了一大片新的耕地。在这大力扶持农村发展的新时代,徐家山村与所有农村一样,总是能摊上大好事。徐家山的故事还在延续,这个不大的舞台还将演绎出人与生态和谐共荣的动人篇章,续写村庄的辉煌。4 y" }6 u! [; a/ a
  
4 A5 Q- d+ T" F# h  虽然我不是徐家山人,却一直觉得这个玲珑的山村很可爱。虽然我没在村里住过,想象着在这里生活一定很恬静。2019年举国欢庆建国七十周年之际,再一次来到村庄时就是这种感觉。村庄朴实无华,没有多彩的霓虹灯,没有华丽的宣传栏,路边的张灯结彩足以烘托节日的气氛。天气晴好,正是收割水稻的时节,有割稻的,有扬谷的,各家种的水稻都不太多,这点农活干起来很从容。老徐一家已经从低矮的土木房搬进新楼房,90多岁高龄的父亲笑的更开心了,房前的广场成了晒谷场,他站在家门口摇着老式的扬谷机,随着吱呀吱呀的声响,饱满金黄的稻谷眼看就装满箩筐。与几年前相比,村里已办起了茶叶加工厂,徐家山绿色有机高山云雾茶深得消费者的喜爱。森林公园增加了游步道,公园前新建了休闲广场,水尾的古树下新增了风景池,广场周边是一幢幢崭新的别墅式小楼房,村容村貌提升了一个层次。公路正在改道,不仅后进村会更便捷。山村每一天都在发展变化,越来越美观越宜居,这个新世界好比人间天堂。也有一点惋惜,水尾处有4棵900多年的柳杉死了,可恶的毛虫在树干上写下一串串丑陋的天书,想当年这些柳杉幸运地躲过刀斧之灾,如今却死在人人珍爱的好时代,只剩惋惜了。还好,旁边的山毛榉、石楠、红栲、杉木等古木依然茁壮,茫茫竹海依然绿波荡漾。! B7 u4 b8 q) q) T$ ~* h, g$ r9 ]
  
8 x& v5 t/ d3 o) G  图文:陈贵忠
! f* F% f/ H8 w& h; L  4 X4 i8 y# ]. ^  l' M7 F
  
+1
4081°C
沙发哦 ^ ^ 马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点我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周宁浪淘沙 ( 闽ICP备09031424号 )  

GMT+8, 2020-2-17 04:14 , Processed in 0.07773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APCu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